☁️☁️

一朵废☁️
世界中心姜丹尼尔

【涉英】吃醋的答复(08)

#涉英/夏纺

#吃醋的答复

#平行世界架空/自我理解有/私设有

#对没错就是honeyworks那首少男心(?)爆棚的曲子(。


01~02  03~04  05 06~07


ATTENTION:本章涉英、掺杂不少夏纺,注意避雷


---------------------------------------------------------------------------


08

 

当第二天早上,日日树涉从天祥院英智家的专车里有说有笑地出来的时候,有没有引起全校的轰动不得而知,但至少得到了路过的敬人的一个斜眼以及一句“无可救药”。

要不是看在涉还走在英智身边,敬人肯定会走上前揪着英智的领子摇晃着质问他怎么回事。

敬人先走了一步回到A班,正在把课本与作业从挎包里拿出来的时候,英智正好进门。敬人还没来得及开始他的询问,就看到英智甩下挎包拉开凳子翘着二郎腿坐下,还顺手从桌子上捞了支笔开始在手指间转。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然而看了全程的敬人只觉得背后一凉,无端感受到英智身边的低气压,不知道自家发小又在想什么。

——跟日日树涉有关?……可是今早他们不是一起来上学的吗,感觉走得蛮近的了啊?

敬人的疑问还没从嗓子里憋出来,英智反而先开了口。

他慢慢转着手上的笔,幽幽地喊了声“敬人呀”。

敬人:“……”你行行好,放开你手上的笔。

“如果你喜欢的人有了喜欢的人,”英智抬眼看着他,“你会怎么做?”

这个问题有点绕口,莲巳敬人瞪大了眼睛,一时没反应过来他问了什么问题。

一秒后他觉得重点不在内容了,而在于发问的对象。

他取下眼镜重新擦了擦,然而看到的依旧是英智那张认真询问的脸——在那一刻他觉得世界怕是崩坏了,这么具有少女少男情怀的问题竟然从天祥院英智嘴里问出来了。

到底是天祥院家的教育出了问题,还是梦之咲出了问题。

对面发小的目光过于执着,让站着的敬人有些无所适从且无法逃避。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这个十几年来从未思考过的问题,少见地支支吾吾道:“应该会……送上祝福吧。”

“唔,”英智应了一声,转着笔的手没有停下,他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似的闭上眼仰起头,“我也是这么想的,至少会默默献上祝福吧,就算会痛苦到无法呼吸,也会笑着对他加油打气吧?”

“啊,也许有的人会做的更多一点吧?会打探一下他到底喜欢谁,然后给他出主意让他能够幸福之类的。”

“理智的正常人都会这么想吧,敬人。”

“但是,我啊——”

“啪”的一声,英智将笔轻拍在桌面上,眼睛缓缓睁开。他扭过头,蓝色的眼睛直直地注视着敬人,气势迫人,偏偏脸上却是那种孩子气的微笑:“我的姓氏是天祥院,敬人,我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与常人不同。”

他笑着向着尚不知道名字的情敌发下宣战公告。

“我会到他的身边去,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

 

日日树君会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课间时,英智在纸上陆续写下与日日树涉相交甚好的人的名字,然后又一个个划掉。

“咦?英智君在做什么?”

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英智抬起头,看到纺的视线落在自己面前的草稿本上。

上面写着的“朔间零”与“斋宫宗”等等许多个名字都被划掉了,草稿本上的这一面纸上只剩下了一个名字——逆先夏目。

“啊不好意思,看了你的本子……”纺赶忙双手合十道歉,在得到英智的一句“没关系哟”后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忍不住问道:“啊喏……英智君是找夏目君有什么事吗?”

英智抬眼注视着纺。

众所周知青叶纺和小一届的逆先夏目关系甚好,可惜后者好像并不承认这点,虽然老老实实喊着“前辈”,但一半时候都是语气恶劣,也有传言说甚至看到过夏目对纺拳脚相加——然而就纺本人的说法是,错都在他,而且夏目打的并不重……

亲眼看到过夏目在走廊上咬了纺胳膊一口的英智对此不置可否。

英智想了想,然后合上了草稿本放在一边,示意纺在自己前面的位置上坐下来。

等纺疑惑地坐定后,英智才撑着下巴,说出的话却让纺差点从刚坐稳的凳子上掉下去。

“纺……你是喜欢逆先君的吧?”

纺勉强稳住自己不从凳子上摔下去,手忙脚乱地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开始打哈哈。

“哈哈哈……这是今天的笑话吗,没想到英智君还会讲笑话呢,哈哈哈。”

大概是他的干笑太过尴尬,表情太过僵硬,总之他在英智“充满善意”的注视下没坚持几秒,就有些垂头丧气地承认了。

纺试图用手遮住自己的表情,透过指缝他看到英智不变的笑容,闷声道:“英智君果然早就知道了吧……应该说不愧是英智君吗。”

“看你和逆先君在一起时的表情,我想无论是谁都会明白的吧~♪”

“呜啊,这么逊的事还请、请不要说出来啊,拜托拜托!”

这个样子的纺真的很少见,耳朵尖泛着红,单手压着镜片捂着脸,眼睛在镜片后四处乱砍,就是不看向英智的方向。

真有趣。英智不由多逗了他几下。

“呼呼,是因为那孩子长得很好看吗?”

“英智君……!八卦役就算了,英智君不适合这个角色。”

纺伸出一只手冲英智做了一个“stop”的动作。

“♪因为纺的神态很有趣嘛,抱歉抱歉啦♪”

“丝毫没有歉意的道歉呢。”

“♬安心安心,我没有告诉别人哦,而且别人应该也不知道,”英智笑眯眯地对纺说出了没有多少人知道的秘密,“因为我有喜欢的人,所以才能看出来你的心思。”

纺深呼吸了几下,完全冷静了以后才反应过来英智刚才在他面前平平淡淡说了什么。纺狠狠眨了眨眼,嘴张了几下发出的却都是毫无意义的单音节,过了许久他才磕磕绊绊地说道:“恭、恭喜?”

“只是单方面暗恋而已,我没有告白的打算♪不过你的祝福我先提前接受了♬”

纺神色复杂地看着英智:“英智君你果然很自信啊。”

“不是自信哦,相反我觉得自己完全没戏,”英智笑着否定了他这句话,“不过祝福当然是越多越好了,及时与现实不怎么一致,但它也是由人内心发出的真挚情感,我很喜欢哦♪不过我收到的好像都是些诅咒呢。”

“所以纺可以多多的祝福我,帮我抵消一些诅咒吧。”

不知该怎么接他说的话,纺怔忪着。他想说些什么,然而英智却在这时竖起了食指压在自己的唇上,眨了眨眼后扭过头随意地看了看窗外:“纺不用回答我,也不用向我承诺什么哦——纺将自己的答案放在心里吧,这样我就可以自私地认为纺是答应我了♪”

纺还没有琢磨出英智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见英智笑着转回头,开口却换了另一个话题:“说起来——纺打算告白吗?”

青叶纺背靠着墙,双手放在腿上,有些为难地笑着摇了摇头。在英智疑惑的目光下闭上眼,他的身体向前划去,脖子磕在窗沿上,整个人呈现出了一个半躺的姿势。

纺抬眼看着自己上方的窗户框和天花板,缓缓道:“夏目君……是跟英智君很类似的人哦,你们都是那种走在路上就能吸引别人目光的人,跟我这种人本来是不会有任何交集的,现在能跟你们说话我都觉得不可思议呢。”

“♪那纺怎么不喜欢上我呢?”

“别、别开玩笑了,英智君。”纺深吸了一口气,手搭在肚子上闭上了眼,“小夏……夏目君那孩子啊,对我态度很差对吧,但我知道他其实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受了伤也不轻易跟别人说,比我这个前辈可靠多了——那样的夏目君,当然不可能……”

“不可能什么?”

纺的话戛然而止,那句“不可能喜欢我”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因为发出那声疑问——或者说质问更为恰当——的人不是跟他谈心的天祥院英智,而是他们的谈心内容、中心人物,逆先夏目。

“前辈,睁开眼睛。”

纺的眼皮抖了抖,最后还是睁开了眼睛。

睁眼看到的不是窗框与天花板,而是夏目的脸。夏目双手撑在纺脑袋的两侧,微弯下腰,由上到下俯视着他,左侧过长的头发差一点就能扫到纺的脸上。

夏目脸上阴晴不定,纺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瞬间就懵了,现下反应过来,浑身开始冒冷汗。身体有些发麻,然而在夏目的注视下他不敢乱动。他试图去琢磨夏目的表情,却也同样失败了。

夏目将他禁锢在自己和窗台之间,不让他逃避。

“前辈你、总是说这种令人讨厌的话。”

夏目的语气是冷的,纺猛得闭上眼,下意识以为下一秒他就会迎来夏目的一拳。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再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跟原来一样的天花板和窗框。纺慌慌张张地站起身,结果脚下一绊“哐”地摔了一跤,灰头土脸地爬起来的时候,才看到夏目早已退了几步,靠着另一侧的墙双手抱胸看着他。

纺一句“夏目君”还没喊出来,就听到夏目给他丢下一句“晚上来看我的表演,不来的话试试看”,然后头也没回地就走了。

纺撑着窗台看着夏目远去的白大衣,一时之间被太多的冲击给搅糊了思绪。正当他满脑子“哎?等等!啊??什么?”的时候,就听到英智在后排一句掺杂了笑意的“真好呢,纺”。

纺欲哭无泪地回过头:“所以你刚刚是看到夏目君了才故意那么问我的对吗?”

“……♪到底是不是呢——”

“英智君……!!”

“青叶,不要跟守泽一样大吼大叫的,上课了,回自己位置上去,”路过的敬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皱了皱眉卷起课本轻轻敲了敲英智的头,“英智,你别没事儿就逗青叶。”

“♪因为敬人太无趣了♫”

“……你这家伙,给我注意点吧。”

“……♫”

一切回归正常——除了纺的状态恍恍惚惚还有点脸红。

英智重新打开草稿本,翻到了刚才在写的那一面。

其实英智心里清楚,涉与夏目间完全是兄弟情和师徒情谊,但介于夏目最近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差,偶尔遇见时还会故意扭头不看他——所以英智才把他排在后面。

然而正打算划掉的时候,纺就来了。

为了验证他自己心中的某种猜想,也为了他小小的私心——比如解决掉一些潜在情敌之类的——在看到夏目向A班走来的那一瞬间,他打算将计就计。

后来简直就是他心中剧本的走向,夏目开口的那一瞬间,英智就将这个“潜在情敌”从名单中排除了。

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纺♪——这么做稍微有点抱歉呢。

英智颇为愉悦地拿起笔,在纸上划去了逆先夏目的名字。

 

放学的时候,本来打算回家的英智被门口的日日树涉堵住了去路。

涉扬了扬手里的票:“皇帝陛下去不去看表演?”

英智在心里毫无愧疚地对着门口等待着的司机说了声抱歉,手上接过涉递来的票票,回答自然是理所当然的“日日树君的邀请我当然接受♪”。

“不问问是什么表演吗?”

“是逆先君乐队的演出吧,你跟那孩子关系很好不是吗——还追着你喊‘哥哥’呢”

“哦呀,说的我都有些害羞了呢——嘿咻,陛下这边请♪”涉让开了堵住的路,与英智并肩走着,“天祥院君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有什么好事吗?”

“唔,不如日日树君猜一猜?”

“……♫你的日日树涉虽然无所不知,但这种涉及人类情感的事情——开心啊、伤悲啊,虽然能感受到情绪,但具体的事情我还是无法知晓的哦,还请不要太为难我♪”

“呼呼,”英智笑了,“日日树君作为‘大家的’日日树涉的确是无所不知,但作为‘我’的日日树涉却并非全能吧——多了解我一些怎么样呢?”

听到他这句话的涉突然停住了脚步,英智却没有发现,径直往前走了几步才注意到身边人不见了,这时他才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没有跟上来的涉,问道怎么了。

涉站在原地,抿着唇与他对视了几秒,突然又勾起了嘴角,带着与平常别无二致的笑容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到英智身边。

涉笑着与英智肩并肩,语气欢快。

“我会认真考虑你的建议♪”

 

不得不说夏目的演出颇具有震撼力。

英智坐在一堆哭着与台上乐队的人一起大声歌唱的人之间,不禁这么感叹着。

舞台上的夏目确实有这种魄力,能一瞬间抓住台下人的三魂六魄——英智觉得自己能理解纺所说的话了。

不、其实他一直都能理解。

英智在黑暗中悄悄扭头看着身边的日日树涉。

荧光棒的光错乱地映在涉的身上——说起来其实英智一直觉得涉夸张的面部表情与笑容就像是假面一样,虽然赏心悦目,但却缺少了几分真实感。

不知是幸运还是怎样,英智曾见过几次涉那种并非“假面”的笑容——并非那种夸张的张扬肆意,而是温和的扬眉勾唇,让人十分舒服,不自觉就沉溺其中。

应该说,在周围人看来,日日树涉的行为举止都太异乎常人。然而英智在与他接触久了以后,却得出了“日日树涉与常人无异”这样一个结论。

毕竟他见过日日树涉的惊讶、午后窗台下读书的惬意、刚睡醒时头发乱糟糟的迷糊、吃到好吃的东西时眼里的闪闪发光。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日日树涉是个与天祥院英智同样具有丰富感情的人。

会笑会难过、会露出毫无防备的笑容。

而此时、在这里,涉脸上就是这样的笑容。他带着这样温柔的、毫无防备的笑意,注视着台上的夏目。

发现英智在看他,涉也扭过头问道:“天祥院君,怎么了?”

被发现了以后,英智索性改为正大光明地看。他随便扯了个话题:“就是好奇日日树君喜欢吃什么♪”

“那当然是布丁了♪不过陛下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刚才不是说让你多了解我嘛,但了解是相互的,我也想多了解一下日日树君♪”

其实了解的够多了,他喜欢吃布丁这一点英智也早就知道了——但英智不会说出来。

荧光棒的灯闪闪灭灭,英智坐在涉的身边,却觉得自己离他很远,日日树涉永远在他无法到达的那一端。

在这场感情中他早就举手投降,丢盔弃甲。

理智很清楚涉与夏目之间绝不会产生恋人的感情,但是情感却在角落不甘心地喊着看看我,只看着我一个人,只那样对我笑吧。

——真正成为“我”的日日树涉吧。

这样的想法太过自私。英智用手背贴上自己的额头,轻轻敲了敲,试图让自己专注于这场演出。

而涉却突然拉住他的手腕,整个人凑近了。

“Amazing~☆那天祥院君想要知道什么呢?我一定知无不言,这是今日的限定表演哦♪”

被握住了手腕,英智反而冷静下来。他想了想,然后不紧不慢地抛出了问题:

“既然这样的话——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

“哇哦,上来就是这个问题吗?当然是有趣的人啊♪”

“真狡猾呢,日日树君。”

“说我狡猾也可以哦,毕竟这世上所有人都十分有趣♪”

“我说的可不是这种喜欢哦。”

“……♫这是大前提☆”

英智的手肘磕在扶手上,他单手撑着脸,看着舞台上的逆先夏目,看似不经意地问道:“你喜欢夏目君吗?”

涉想都没想,笑着应了一声“作为我可爱的后辈与同胞,我当然深爱着他♪”。

“那么,日日树君喜欢我吗?”

日日树涉眯了眯眼,两个人之间有着几秒的沉默——对于英智来讲,这几秒简直比一个世纪还难熬。

日日树涉开口道:

“当然——☆陛下这么有趣的人,我怎么会不喜欢呢♪”

英智悄悄松了一口气。

是预想中的答案。英智心想。

英智张嘴说了什么,但音乐声在此时突然变大,大到盖过了他的声音。日日树涉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表示自己没听见英智在说什么。

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英智迅速做了一个深呼吸,内心迅速做出了决定——他转过头,用他练习过千百次的笑容直直地注视着日日树涉。

他反手握住涉抓着他手腕的手,同时另一只手伸了过去,拽住日日树涉的领带。

他贴近日日树涉,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与音乐声中,于日日树涉的耳边说道。

 

“我也很喜欢日日树君。”


—tbc


是的是tbc,英智瞎表白,不算表白。他表白了这篇文就完结了

涉对夏目完全是满心慈爱兄弟之间的疼爱和前辈对后辈的照顾,嗯。

只是暗恋中的人总会吃一些莫名其妙的醋啦,即使是英智这么理智的人,应该也是吧。

“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我都会到你身边去哦。”

这句话简直经典,我要为晶爹打call,人物属于晶爹ooc属于我!!!

表现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pwp

ps:写着写着觉得自己跳歌了,这难道不是告白情敌宣言吗……(话怎么那么多啊这个人)

pps:夏纺都同床共枕了,涉英你们下回剧情直接结婚算了



评论(8)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