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朵废☁️
世界中心姜丹尼尔

【涉英Day30——Day12】情书

凌晨四点,一架跨国航班飞行于日本的上空。

航班上绝大多数的乘客裹着毛毯塞着耳塞在睡觉,只剩为数不多的人还清醒着。

而这为数不多的人中有一位特别显眼——他有着柔软的浅金色短发,不知为何戴着口罩。

如果有人仔细打量他,不难理解他戴口罩的原因——与新生代偶像团体fine的领队天祥院英智同乘一架飞机,飞机上可能会有人尖叫着昏过去的吧?

英智坐在窗边,在略微有些昏暗的灯光下翻看着一个本子——本子的每一面都写满了字,按字迹看,均出自同一人之手。

“飞机即将到达日本xx市,请各位旅客系好安全带……”

飞机上的人在广播声中陆陆续续从梦境回归现实,而那位坐在窗边一直不愿睡着的人,此时正从窗口往外看去。

飞机破开云层,平稳地下降。在他的位置,除了巨大的机翼外,已经能看到下方城市星星点点的灯光。

英智将额头贴在窗上,看着越来越近的城市,像个小孩子一样眼里全是兴奋。

他扭头合上了本子,思索片刻后,将它放在唇边亲了亲。

 

“我回来啦。”

 

 

 

·《情书》

·涉英

·背景是高中毕业以后。

·英智一人称/自我理解、cp滤镜有/私设有

·两个人交往了!交往了!!交往了!!!

 

 

》》

 

“xxxx年11月5日

心里有太多话想说了,可是在医院里实在无聊,涉一定很忙,所以我决定把想说的话都记在这里。

先说一句,涉,我可是有在生气的哦?

涉和我家里人串通好了,所以才在我的水里放了安眠药吧。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从日本到了美国,无论是谁像这样被欺瞒都会生气吧——而且欺瞒我的还有涉,这点还真是令人心酸。

其实我也知道是我之前那段时间太过勉强自己,高看了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才逼得你不得不出此下策。可是涉,我不后悔我强撑了那么久哦。以目前只有我们两个的阵容下以fine的名字出道,初始的时候会有多少困难,我们都讨论过了——虽然现实远比我们想的还要残酷的很多,但你看,我们还是一路披荆斩棘走了过来。

‘就快要到终点了,再撑一撑就好了’。

所以我怎么能放弃呢,涉。

现在想来,那时完全靠着信念在支撑我,身体估计早就千疮百孔了吧。

我努力在你面前表现的像是我完全没问题的样子,其实你早就发现了吧,嗯,有次我在沙发上睡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了你坐在一旁,脸上是一副担忧的表情——虽然涉担心我我很开心,但是那样的表情果然不适合涉,还请涉以后多笑笑吧。

所以上次演出时我有一瞬间失去意识的事还是被你发现了啊,不愧是涉呢。也是从那一次后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让我放下国内的事情,去国外好好休养身体吧。

几乎在发现自己身处美国的那一瞬间我就明白了这些事情,本来从心底滋生的烦躁因此而消散不少。加上扭过头就看到你躺在我身边,眼下一圈黑眼圈,很憔悴的样子,心软与心疼比起生你的气更占了上风。

所以揪着你耳朵笑着让你解释解释的时候,我已经不怎么生气了,只是想看看你会是什么表情。

从你迷迷糊糊地坐起身到转身紧紧地拥抱我,总共用了六秒。

你从刚睡醒的迷糊到清醒用了两秒,看着我辨认出我是谁用了一秒,惴惴不安地揣测我有没有在生气用了两秒,随后你确认了答案,用最后一秒笑着拥抱我,并对我大声地说“早安,英智”。

而六秒后我在你的怀抱里闻着熟悉的味道,心中最后那一点气也消失不见了。

我说听着你的心跳说道涉真狡猾呢。

你亲了亲我的额头,跟我说了声抱歉——其实我已经不生气了,但是因为有涉的亲吻,所以我决定任性一把,假装生气,抿着嘴一言不发。

你肯定看出我的想法了,所以又给了我一个亲吻——这次是鼻尖。

你告诉我,我所说的终点从来都不存在,我们所有的永远是起点,还有身边一起前进的伙伴——当然你作为小丑也同样会一直跟随着我。

‘英智也不想结束于此吧。请好好配合医生的治疗,快点好起来,重新回到我的……我们的身边吧。’

我向你表示了你一个人在国内进行活动的担忧,但你却笑着让我不要担心,他已经跟右手君(也就是敬人)还有他的老朋友们(啊,是学生时代的奇人们吧)联系好了,虽然有人别扭着不是很愿意,但最终大家都同意帮忙了。你眨了眨眼,笑着说‘还请相信你的涉~♪’。

我当然相信你了,涉,因为你是我的涉啊。

但我窝在你怀里什么也没说,最后只是抬起脸坐直了腰,告诉你早安吻的正确方式。

不是额头不是鼻尖,而应该是唇啊。”

 

……

 

“xxxx年1月11日

呼呼,昨天真是个惊喜呢,用你的话应该说是amazing☆

不过在前天喝完牛奶睡下的时候就在想,明天是我的生日,涉一定会给我惊喜的——说起来还有点不好意思,但我的确直到半夜才睡着呢。

第二天早上我不是自然醒的,而是被你带来的小狗舔醒的。

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刚一睁眼就看到一团毛绒绒的小家伙趴在我胸口,小爪子还乱动着奋力往前爬。我坐起身,费了点劲抱起它(小家伙看起来毛绒绒的,实际上还真是胖乎乎的),然后摸摸它的脑袋,心里知道这肯定是你带过来的——至于你怎么做到把宠物带到医院里的,这我就不得而知了。

然后耳边就传来了你的声音。

‘陛下,我们才两个月不见,就这么忽略我的存在吗?好伤心啊♪’

其实涉你站在窗帘后面这件事,我从一睁眼就发现了呀♫想看看你能藏到什么时候——突然起的顽劣心思,你就原谅我吧。

但是我当时什么也没说,重新躺下,抱着狗让它和你来了个贴面礼。

你苦着脸接过狗,把它重新放在床上,然后俯身过来撑在我枕头两侧,很苦恼地说,英智好像完全不想我呢,我可是飞了十几个小时来看英智的。

在说什么呢涉,我可是没有一日不在想你啊,这个本子就是证据——当然现在还不能让你看到它就是了。

于是我拉住你垂下来的头发亲吻,凑到你耳边说,我很想你。

后来桃李和弓弦也来了——这真是意想不到,特别是弓弦,临近毕业,应该也很忙,却还是过来了。

可爱的桃李一推开门,在看到我的那一刻,眼睛里立刻全是眼泪,哭喊着扑到了我床上来——这么长时间不见,让他担心了,真是对不起呢。

之后用手机视频跟敬人见了面,敬人还是那么爱唠叨,我的手机都快没电了,涉举着手机的手应该也酸了吧。

总算是获得了医生先生的允许,可以跟你们在外面逛一圈。

先是租了车去山里野餐,然后又去广场喂了鸽子。桃李玩得很开心的样子,广场人很多,弓弦拉着他的手怕他走丢,桃李嘟起嘴,一副不愿意的样子,但最后还是跟弓弦手牵着手。

我走在他们后面,也想去牵你的手,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你已经把我的手拉住然后塞到了自己口袋里。

真不知道这些电视剧上的情景你是在哪儿学的,不过我很开心哦,涉。

你肯在人群中牵住我的手,我真的很开心。

这真是一个独特的生日——没有一堆人以各种名义聚在金碧辉煌的大厅,打着为我庆祝的名号来进行商业洽谈,像今天这样的还从没有过。

谢谢你、谢谢你们。

到晚上送走了弓弦和桃李,你理所当然似的跟我回了我的病房——当然,即使你不主动跟来,我也会邀请你的,毕竟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是宝贵的,要时刻珍惜。

晚上躺在被子里你跟我说了很多,开心的事快乐的事以及你最近听到的一些八卦,却只字不提你这几个月有多忙碌有多累。

即使你不提我也知道。

我在被子里握紧了你的手,想到今天我们还没接过吻,便凑过去咬你的喉结。

接下来的事不说也罢(笑)♪

今天早上我醒的比往常早很多,可能是为了多看看你的睡颜,也可能是为了趁着记忆鲜明赶快把它记下来,让自己以后在没有你的医院里能稍有些慰藉。

好了,我该去跟你说早安了♪”

 

……

 

“xxxx年5月5日

今天在电视上看到你们的演出了。

今年弓弦毕业了,桃李也成功升上三年级了,变得很出色了呢。

5月5日是日本的男孩节,所以你们才把这场公演定在了游乐园附近吧。

你昨天给我打电话说过这个事,所以我早早定好闹钟守在了电视前——其实我每天也很闲,没有定闹钟的必要,但为了避免有突发事件,还是定个闹钟比较好。

演出前我一直在想你们会穿什么样的演出服,会不会有新的编曲之类的。

——结果你们穿上了我们都在梦之咲时的fine的队服,唱了我们那时候的歌。

连站位都没有改,center位空着,无声地向我发出呼唤。

啊,无论是曲调还是舞步我都再熟悉不过了。但电视这头的我、被困在这狭小房间里的我,能做的只有小声跟着你们哼唱。

演出的最后,你向着摄像机的方向伸出了手——你向着电视外的我伸出了手,说了句I’am here waiting for you。

我成千上万次怨恨过上天赐予我的这幅身躯,但从没有一次像今天这么怨恨过。

我清楚地知道那个舞台对我有致命的吸引力,在这个房间的日日夜夜里我都在想,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什么时候才能回应你的邀请,回到你身边去。

在这个房间里,我每天能看到太阳从升起到落下,街边的外国小孩拉着手打打闹闹走街串巷,偶尔有金发碧眼的小天使好奇地扒在我房门口看我,也能听到街角教堂里传来的朗诵诗,虽然我无法自身参与其中,但有时候我想天堂大概不过与此。

可是,涉,这里没有你,没有桃李、弓弦,没有我所热爱的一切,就算是天堂又怎样呢。

这里不是我的归所。”

 

……

 

“xxxx年7月22日

你最近那边怎么样呢,涉,有弓弦帮忙应该会轻松很多吧。

前几天一直没回你的消息,你应该很担心吧。今天打开手机,看到邮件的数量真是吓了我一跳。赶忙给你打了个电话,把你从机场劝回去也费了我不少劲,毕竟想要瞒过日日树涉还是很难的。

不知道是我的确说服你了,还是你听到我的咳嗽声不敢让我再费心了,总之你乖乖回去了。

说实话,涉,我最近不是很好。之前几天没跟你联系,的确不是因为玩手机玩久了被医生下了几日禁令,而是……唔,这样说吧,涉,我昨天才从重症监护室出来。

前几日病情突然恶化,毫无征兆的,那时我正在睡觉,是来探望我的敬人发现我蜷在床上脸色发红喘不上气,然后我就被推进了急救室。

说来好笑,我一点感觉都没有,醒来就发现自己在重症监护室了,扭头还能看到敬人站在玻璃外,顶着黑眼圈皱着眉头。

我被他的表情逗笑了,结果刚想发笑就开始猛烈地咳嗽,戴着呼吸器难受得要命。

快死的时候浑然不觉,反而是重返人间后身体发沉呼吸不畅,四肢百骸都疼,每天昏昏沉沉的,清醒时间不过一两个小时。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我还有……

可能是精神还不够好,写到一半昏睡过去了,刚才突然惊醒了,赶忙拿起笔继续写。

刚才有些胡言乱语了,真是抱歉啊,让你看到我这么糟糕的状态。

放心吧涉,就算现实与人间对我再怎么残忍,我也不会投向死亡的怀抱的。

可是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说不定明天醒来我又在重症监护室了,或者再也醒不来也有可能,所以趁着现在,把能写的话都写下来,把想告诉你的事情都告诉你。

如果涉看到这里会是什么表情呢?感觉自己好像能想象一点,但拜托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啊,一直对我笑吧,即使是死去我也想要涉笑着送我走——啊,是不是稍微有点任性?

决定了,以后每天都要跟你说早晚安,因为谁也说不准是不是最后一次。

啊,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啊涉,这个本子我是用来写给你的话的——这样说是不是有点不够准确?我的意思是,这是一本情书啊,涉。

说起来还有点害羞,毕竟没给你写过情书。这些絮絮叨叨的,跟涉以前给我写的情书完全不像。我写不出像涉所写的那样的、能令人心跳不已的句子,只能跟你说些自己的近况——也是出自自己的私心,这样涉就能参与那些我独自一人的日子,好像我们两从未远离过一样。

日本与美国在地图上的距离不过几厘米,而现实是我与你之间跨越了一个大洋和半个大洲。

每天清醒的时候都想着能看到你就好了。

希望我期盼的那个日子就在不远的未来。

到熄灯时间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为了显示这是情书,所以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说这句话。

我喜欢你哦,涉。

晚安。”

 

……

 

“xxxx年10月30日

告诉你个好消息,涉。前不久我不是跟你说医生允许我出院了嘛,但是因为家里人还是担心,所以要我在医院再观察一两个月。

可是我当然等不了了,今天瞒着家里人买了机票,偷偷上了飞机。

登机的时候看到家里保镖急匆匆跑来,他们气急败坏的,我感觉自己赚到了♪

为了躲避家里人的视线,我没有坐天祥院家的专机,而是坐的普通飞机的经济舱——虽然我觉得不会有人认出我,但是在机场候机的时候还是有女孩子们悄悄打量我,甚至还有拍照的,无奈之下我只好买了口罩和帽子以及墨镜。

真是一次新鲜的体验☆什么时候我们也像这样偷偷跑出来旅游吧。

就像蜜月旅行一样,想想还觉得有点兴奋。

我现在在飞机上给你写最后一封情书,正好这个本子快用完了(这么厚的本子能用完,也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也算是有始有终。

飞机上难免颠簸,我的字有点抖,还希望你不要太介意。

我应该是在日本时间凌晨四点半左右到,你家的备用钥匙我还放在兜里在,所以我打算下了飞机直接去你家——会不会给你一个别样的amazing呢♪

希望媒体不要太尽职尽责,在这个时间点还守在你家附近。

不过被抓到也无所谓,正好借机宣布我回来了,还能炒一波话题。

‘fine队长夜闯队员房间’之类的……♫

我说笑的♪不能再给公关部门找麻烦了,我明白的♪

现在是三点四十五,还有半个多小时就能再见到你了。这场接近一年的旅途太过漫长,长到我连最后十几个小时的寂寞都无法忍受。勉强睡了一觉以后,就一直在听我们(fine)以前的合唱。

不知道涉还记不记得第一次跟我说话时的情景,那时你在梦之咲的校门口,应该是在进行话剧的练习。我在远处看着你,不知为何你看到了我,并且笑着对我打招呼。当时我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从来只在电视上看到的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还跟我打招呼。我就是在那时下了决心,无论如何我都要去往你的身边。

后来经历了很多事,元fine的建立、进行改革、规定并打倒五奇人、元fine的解散与现在的fine的成立、桃李和弓弦的到来、第二次的革命等等等等。

这些都有你的参与,都有你的存在。

一直陪在我身边的,是你啊,涉。

然而这些也都是过去的事了,就像你说的,立足在现在,然后一起展望未来吧。

我们的合奏永不终结。”

 

》》

 

英智从飞机上下来时还有点恍惚,直到脚踩到土地时才真切地意识到了自己回来了这个事实。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打开手机,想打辆出租车去涉家。

开机了以后果不其然收到了涉的消息,英智打开一看,却发现是一条定位信息。

发送时间是凌晨四点,地点是他现在在的这个机场。

他拿着手机蓦地停在了原地。

凌晨的机场没有多少人,他几乎是在抬头的瞬间就看到了那个戴着鸭舌帽、站在出口处等他的日日树涉。一头长发随意扎了起来,几乎同时,那个人也抬起了头看向了他。

距离太远看不清,不过英智确定他肯定露出了笑容,现下涉正举起胳膊向他招手,一副愉悦的样子。

英智不知道涉到底是怎样知道他会在这个时候回来的,不过那已经都不重要了。

他快步走到日日树涉身边,途中把自己本来紧紧抱着的本子扔进了一旁的垃圾箱。

英智站在涉面前,拉下了口罩。

涉笑着说:“英智,欢迎回来”。

随即涉张开了双臂,他们在机场里若无旁人地拥抱。

英智感受着涉的心跳与呼吸声,在涉的耳边轻轻说道:“涉,我有好多……好多事,想当面告诉你。”

那些写在纸上的东西都不需要,无论是情话还是日常琐碎,我都要当面、亲口告诉你。

英智笑着拉开两个人的距离,捧着涉的脸说道:

“不过涉现在是不是更应该先给我一个早安吻?”

日日树涉愣了一秒后笑了出来,取下自己的帽子遮住了他人的视线。

 

早安吻的正确方式,不是额头不是鼻尖,而应该是唇啊♪

 

—fin.

 

我写完了(捂脸)

不知道算是刀还是算是糖(是糖啦),总之能和太太们一起玩真是太好了,能按时交稿真是太好了(爆哭)

总之就是他们特别好!!感谢太太们带我玩,比心!

突然想起来我lp没清,更新也没看,我要去浪了

我们下次再见!!!

评论(28)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