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朵废☁️
世界中心姜丹尼尔

【涉英】吃醋的答复(05)

#涉英/微夏纺

#吃醋的答复

#平行世界架空

#对没错就是honeyworks那首少男心(?)爆棚的曲子(。)

#心疼一下敬人和夏目x

 

01~02

03~04


----------------------------------------------------------------------------------------


05

 

从上次剧院以后,英智和涉经常会就诗歌进行交流——具体表现就是,当英智于某天早上来到教室时,不出所料地看到桌子上出现了一张字条。

米色的暗纹纸纸上用花体写了几行英文。英智吸了吸鼻子,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摸索了一下桌子,却没找到日常定额的花。

敬人在他身后进了门,看着英智捏着纸条站在那儿,随口问道:“英智,你在看什么?”

英智也不瞒他,手腕一转把字条写有字的那面展示给敬人:“日日树君给我的字条。”

“……写的什么玩意儿。”

“唔……For I have sworn thee fair and thought thee bright,”英智随口解释道,“「我发誓说过你美,以为你皎洁」,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里的。”

敬人沉默了一下:“我不知道你还会有阅读诗集的爱好。”

“最近几个月在医院呆的太无聊了,就让管家偷偷带了些诗集看。”英智把字条装进一个盒子里,敬人看到那里面已经有很多字条了——每张字条的样式还不一样,应该说不愧是日日树涉吗?

英智边合上盖子,边念叨了一句“奇怪,今天他没有送花过来”。

敬人:“……”

又有花又写诗的,作为男子高中生你们是不是太有情趣了些。

敬人咳嗽了一声:“你们怎么突然这么熟了?”

“兴趣爱好使然。”英智笑了笑,“虽然我的确是摸着他的爱好去看的书,但看着看着自己的兴趣也就上来了,不愧是日日树君,品味都很不错呢,对诗的理解也……”

“停,我懂了,不用说了。”

英智笑着在自己位置上坐下,随手在草稿纸上划拉出这句诗的下一句话,脑子里开始思考起今天涉为什么没有送花这件事。

没时间或是……忘记了?

可是字条却送来了,不像是因为时间问题或者是忘记了。

英智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当这个念头出现时,他愣了一下。即便理智告诉他不要多想,这个猜想不切实际而且基本算是毫无根据……

他走神了很久,直到窗外鸟儿“啾啾”的叫声把他拽回现实。

他低头看着自己无意识写下的一整面的“日日树涉”,“啪”地合上了本子,用本子的边缘撑着额头,闭眼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站起了身。

敬人把课本全整理好,看了他一眼,随口道:“去哪儿?不舒服?”

“唔。”英智缓缓吐出一口气,手搭在门的边缘,回头冲他笑了一下,“去找日日树君。”

“……请便。”

 

英智虽然不怎么来B班,但是B班的人也大概都认识——至少脸熟。他走到了B班的走廊,看到朔间零正趴在那里吹风,于此同时朔间零也看到了他。

零打了个哈欠:“早安,天祥院……唔……天祥院英智君。”

英智笑着回了招呼:“早安,久仰了,朔间前辈——啊不对,现在是朔间君了呢。”

零眯着眼睛看了他几秒,道:“你是来找日日树君的?”

英智保持着不变的笑容说道:“是啊,稍微找他有些事呢。”

英智:“不过朔间君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零兴致缺缺地弹了弹台子上的灰:“这种事情,看看就知道了吧,吾辈可是要比汝年长不少呢。”

零转过身,长睫毛缓缓扫过暗红的眼睛,他露出了笑容,稍微拖长了语调:“天祥院英智君——”

“哦呀♪零你和皇帝陛下在做什么呢?是在商量什么小秘密吗?”

日日树涉突然出现在两人之间,打断了零想要说的话。他怀里还抱着一只小奶猫,涉举起了它的爪子,捏着嗓子向零打招呼:“喵呜~零桑,早安呀,你今天好像格外精神呢!”

“乖孩子乖孩子♪”零弯腰摸了摸小奶猫的脑袋,转而对涉说道,“这位天祥院君好像找汝有事呢,吾辈就先进去睡觉了。”

涉挥了挥猫咪的爪子:“喵那么晚安,零桑~”

零挥挥手走向教室,在经过英智身边时,他伸手拍了拍英智的肩膀,压低了声音快速说了什么。

英智眨了眨眼,抬眼瞥了下零,零却只是笑笑,连个眼神都不留给他,打着哈欠进了教室。

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按到了自己脸上,英智微扭过头,看到了用小奶猫的爪子按他脸的涉。

“噗,”英智忍不住笑出了声,伸手接过猫,用手指挠着它的下巴,小猫很享受地在他手里翻了个身,“日日树君你这是从哪儿变出来的呀。”

“去买水时它自己蹭过来的,Amazing~”涉冲英智眨了眨眼,“我给它起了个名,皇帝陛下要不要猜一猜?”

英智歪了歪头:“不会叫Amazing吧?”

“皇帝陛下真是没有情趣呢,”涉故意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小猫的背,“虽然您的日日树涉的确很喜欢爱与惊喜,但是也不会这样起名哦——名字可是一生的珍宝呢。”

英智:“哦?那日日树君起了什么名字?”

涉笑眯眯地反问道:“皇帝陛下先说说为什么要来找我吧,难道是思念你的日日树涉了吗♪”

英智抿了抿嘴,站在那里,没有立刻回答他。

太阳从云里探出了头,日日树涉站在光影的交界处,长发的末端在小小的气流的作用下微微摇摆。他的脸上是英智最喜欢的笑容——可以点亮他毫无色彩的世界的笑容。

心脏的跳动开始不受控制,他手心渗出了些汗,不知为何他的五感在此刻变得十分敏感。

耳里听到的是自己心脏的跳动声,和对面喜欢的人的呼吸声。

闻到的是空气里晨露的味道,和对面喜欢的人身上淡淡的青草味。

看到的是对面人的全部,上翘的嘴角,有些乱的头发,和头发上的草粒——以及自己向着他伸出的手。

英智伸手捻去涉头发上的草粒,将猫递还给涉,道:“不是日日树君让我来找你的吗?”

“……♪”

“说好的每日定额的花我可没有收到呢,日日树君应该是想让我来找你,所以故意给了我一个借口吧,”英智笑了笑,“这点我还是知道的……所以日日树君找我是有什么事?”

涉摸着怀里的小奶猫,看着他说道。

“因为我想你了。”

那是与常人无异的语气,没有戏剧般的弯弯绕绕,而是平铺直叙简明易了,直白得不能再直白的一句“我想你了”。

抹去了尊称与遮掩,仿佛两个人十分熟悉一样。

英智睁大了眼睛,却听到涉换回了平常的语气,笑眯眯地喊道:“真是狡猾的皇帝陛下呢,一周不见您的小丑可是十分思念您呢,可您却完全没有一点想念我——于是卑劣的小丑只好使出了这样的手段,还请求陛下原谅我的私心☆”

“……”英智莫名松了一口气,忽略掉内心些许落空的期待,轻松道,“我原谅你,只要你能献上媲美鲜花的惊喜♪”

涉沉默了两秒,又举起了那只猫,道:“皇帝陛下。”

英智应道:“嗯?”

涉摇摇头道:“我是说,这只小猫的名字是‘皇帝陛下’……☆”

涉在小猫的背后探出了头,紫色的眼睛眨了眨,缓缓道:“作为今天的amazing,可还够格吗,我亲爱的陛下?”

英智抬起了头,盯了他好一会儿,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个很无奈的笑容。

他向后退了几步靠在墙上,把自己藏在阴影里,看似很苦恼地撑住了额头:“唔,看在小猫和涉都很可爱的份上,勉强合格了吧。”

“谢谢陛下☆说起来陛下家里能养猫吗?”

“因为身体和各种原因,父亲是不让我养动物的,怎么?日日树君家里没办法养这只小皇帝吗?”

“很遗憾,没办法,”涉笑着说,“不过养个叫天祥院君的皇帝陛下倒是没有问题呢。”

“哦?日日树君要养我吗?但我可是很难养的哦。我觉得我养日日树君还比较现实——”英智跟他开着玩笑,伸手示意涉把猫递给他,“虽然我没办法养这个皇帝陛下,但是可以放到敬人那边去,敬人在弓道部里养了蛮多猫的,多一只他应该也很欢迎……”

说着他好像想起什么似的,似笑非笑地抬头说道:“所以日日树君今天找我就是为了这只小小的皇帝陛下吧?”

“……♫”

英智故意叹了一口气:“唉……我还真是有点羡慕这位皇帝陛下了呢。啊不如说应该感激他……?如果不是这样,你就不会来找我,也不会让我来找你的吧?”

英智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知道自己表演的成分占了很多——很奇怪的是,他和涉日常就像是在对台本一样,每分每秒都在饰演着某个角色。

认真地在日日树面前配合着演着,却又不会——或者说不敢——将他的回答认真对待。

他偶尔还会掺杂点私心,把自己的些许情感藏在话语的角角落落,试图让涉发现这些情感的存在,但又有些怕他发现这些。

英智笑着看着涉,以为涉会像以前一样,用夸张却又不失漂亮的肢体动作与一叹三转的语调来回应他。

然而他没有等到想象中的回应。

在他话音落地时,涉向他跨了一步,与他一起隐匿在阴影里。

涉靠近他,意味不明地道:“天祥院君,你这是在吃醋吗?”

他们贴的很近,中间几乎只隔了一只猫,英智抱着猫的手有些僵硬,甚至肩膀在一瞬间都僵硬了起来。

他们互相盯着对方看了很久。

打破沉默的是英智——他突然伸手抚上了涉的鬓角。

涉微微睁大了眼,卡在喉咙里的一句“Amazing”还未脱出口,英智便已缩回了手,手指间是一粒草籽。

英智抱着猫,将草粒展示给他看,并说道:“日日树君,你头发那边有点乱。”

涉看了看他,然后退后一步伸出一只手压在自己有些乱的头发上,另一只手的食指伸出压在英智的唇上,给他抛了个wink:“哎呀,这么糟糕的样子被您看到了,还真是令人害羞呢……还拜托您不要说出去,给您的日日树涉留一点形象吧。”

“……”英智拉下涉的手,“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日日树君还不进去吗?今天是你值日不是吗?”

“皇帝陛下还真是什么都知道呢,”涉收回手,冲他挥挥手,转身走进教室,“那就拜托右手君了,请替我向他表示感谢~”

……右手君?

英智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敬人。

长发的人突然扒着门框探出头来,补充道:“期待与您放学后的会面。”

英智无意识地笑了一下,向他说了再见后,一边心想日日树君真是喜欢给别人起外号呢,一边抬腿往班里走。

然而无法控制的,每走一步,他脑海里便自动出现了他所接触到过的日日树涉的模样。

神秘的,好看的,错愕的,光彩照人的。

——他喜欢的。

怀里的猫在他胸口蹭来蹭去,他伸手挠了挠它的下巴,眼里全是他不甚熟悉的温柔,像是在透过这只猫看着什么人。

在踏进教室门后,英智把它放在了敬人的后脖子上,敬人手忙脚乱地把猫揪回自己怀里,皱着眉开口要斥责英智从哪儿弄来的这个小东西,却见英智一副很累的样子趴在了桌子上,便默默闭了嘴,揪着小猫的后颈,长叹一口气往弓道部走去。

英智趴在桌子上闭上了眼,零在B班门口低声对他说的话在他耳里盘旋不去。

——「那个时候,是日日树君要我在你经过B班时无意间谈论起他最近在演话剧的。」

他闭着眼,一片黑暗中,他却能看到有个人凑到他面前,低声问他你是不是吃醋了。

从额间滑落的汗,头顶的发旋,鬓角的草粒,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那个人的一举一动甚至一颦一笑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英智睁开眼却没有坐起身,他趴在桌子上,伸手打开草稿本,翻到其中一面。

他盯着那一整面的“日日树涉”出了神。

半晌后他不知为何笑了起来,合上本子脸埋在臂弯里。

 

他听到自己带着笑意的声音。

 

“期待与你的再次相会……日日树君。”


—tbc


追忆二简直神仙打架,我为什么要跟神仙打架,英智连赞助都不给我,所以没怎么写,emmmmm也没什么实际内容,大家开心就好。


评论(7)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