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朵废☁️
世界中心姜丹尼尔

【丹邕】桃柚味波子汽水

“圣祐哥。”

 

 

【丹邕】桃柚味波子汽水

·丹邕

·小甜饼/题目瞎起的/看起来很烧人其实没交往

·有些手机可以设置动态壁纸,需要重按屏幕←带着这点往下读

·送给我的亲亲爹地,ooc属于我请勿上升正主

·私设有

 

》》

“圣祐哥,要跟我走吗?”

 

姜丹尼尔说出这话时,他们一行人正在赖冠霖的带领下走进台湾的一家川菜馆。

他们趁着来之不易的假期溜来台湾玩,作为东道主的忙内自告奋勇地当起导游,写了一整张纸的旅游计划,结果尹智圣看了一眼就给这个计划判了死刑——邕圣祐在那份计划书进碎纸机前瞅了一眼,赖冠霖可能是想让他们这群神仙沾沾尘世的烟火味儿,哪儿人多就打算把他们甩哪儿。

他们一群大男人人太过显眼了——更别提这些人一个赛一个身高体长大长腿——最终决定是他们分了几组逛不同的地方,晚上再一起吃饭。

中国的川菜大概是世界的川菜,在喊了“不吃辣不是真男人”的口号后,赌上了男人的尊严的几个人,戴着口罩帽子浩浩荡荡鬼鬼祟祟地趁着夜色向川菜馆进军。

黄旼炫不解,这跟男人的尊严有什么关系。

金在奂在他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说这你就不懂了,男人的自尊心就是这么莫名其妙。

黄旼炫更不解了,这又跟自尊心有什么关系呢。

邕圣祐在后面看得想笑,刚准备上前侃几句,就被人拉了袖子。

姜丹尼尔的手指拽着他的袖子,邕圣祐一回头就看到他把口罩拉下来一点,凑到自己身边喊了句圣祐哥。

“圣祐哥,要跟我走吗?”

逃跑的信号已经足够清楚地传达出来了,邕圣祐看了眼姜丹尼尔路灯下湿漉漉的狗狗眼,又悄悄看了眼前方自己的队友们,抬手压了压姜丹尼尔的帽子,然后推着他往反方向走。

姜丹尼尔回过头:“圣……”

邕圣祐竖起一根食指贴在嘴角:“嘘。”

姜丹尼尔捂住嘴,在城市的灯光下看到他哥弯着嘴角脚步轻快地走到了他身边。

邕圣祐像他一样伸手把口罩拉下来了一点,凑到他身边压低了声音,望向他的眼里都含着笑意。

“不是要逃跑吗,走吧。”

 

 

邕圣祐被姜丹尼尔一路带上了地铁,期间因为语言不通还费了好大劲才买上票。

然后他们在这时终于体会到了队友的好,去日本有黄旼炫,去中国有赖冠霖,去西方国家有李大辉,出行都不用带翻译。

地铁这种人多的交通工具他们已经很久没坐过了,这回仗着在异国他乡和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信心和胆量,两个人遮的严严实实竟然平安坐上地铁。

但是因为身材和气质,他们这一路一直被人注目。他们身为偶像早已习惯了被人看,可是他们现在又没摄像又没经纪人又没队友,万一被认出来,那就不是逃跑而是逃亡了——所以他们还是分了点心思注意周围的风吹草动。

直到上了地铁,他们找了个角落站着,看周围没有异样,才放松下警惕。

姜丹尼尔掏出手机看了看路线图,这时邕圣祐才发现这一次的逃跑行动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蓄意已久,并且还具有准确的目的性。

他刚要开口询问姜丹尼尔要去哪儿,列车已经抵达了下一站。新一站是个中转站,上来了一堆人,邕圣祐低着头往车厢角落缩了缩,抬头就看到姜丹尼尔一边低头看着手机一边不动声色地挡在了他面前,宽厚的背抵挡了绝大部分人的视线。

两个人挨得有点近。肯定是因为戴着口罩的缘故,邕圣祐漫不经心地想着。

他呼吸困难。

他大着胆子把口罩扯了一点下来,想呼吸新鲜空气。结果姜丹尼尔像是长了第三只眼一样,明明是专心致志看着手机,却还能分出神伸手制止他的动作。

姜丹尼尔终于抬起了头,骨节分明的手指压着他的口罩,眼瞅着他,软着嗓子低低地喊了句哥。

言下之意是,圣祐哥,你再忍忍,一会儿就下车了。

邕圣祐砸巴出了他这点未说的话,跟着凑过去看他手机上的线路图,姜丹尼尔顺势拽住他胳膊的手太过自然,他差点忍不住想问一句你今天怎么格外爱撒娇。

转念一想其实他平时就是这个样子,便随他去了。

姜丹尼尔微低下头,献宝似的把手机递到他面前,屏幕上赫然是一个饮品店的介绍。

邕圣祐很快地找到了重点,伸出手点了点屏幕:“你是想要这个限时赠送的自制软糖吧。”

姜丹尼尔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脑袋跟他相抵,又帮他压了压帽子:“冠霖前几天专门给我看的,他说这家店的软糖特别好吃。”

末了又补充道,“所以我就想让哥陪我来,哥不愿意吗?”

邕圣祐无奈,心想你这都拽我来了,我都跟着你上地铁了,现在才问我愿不愿意,这跟领了证生米煮成熟饭了才问“你愿不愿意跟我结婚”有什么区别。

但他没说,只是在口罩后弯了嘴角,手指溜下去,在隔绝了人潮视线的地方漫不经心地勾住了另一个人的手指头尖尖。

 

他有什么不愿意的呢。

 

 

》》

 

“……但是我不愿意排队。”

 

邕圣祐望着看不到尽头的队,闷声道。

姜丹尼尔看着这个阵仗也愣了,第一次深刻体会到中国的人多是个什么概念。

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扯了扯邕圣祐的袖子说不好意思啊哥,要不然我们回去吧。

邕圣祐拍了拍他的脸,拉着他走到了队尾。

姜丹尼尔还没来得及凑过去感动他哥对他的生死相依,就被邕圣祐一把按住,把他当成了一个人形靠柱,卸了力道向后一仰几乎瘫在他身上。

姜丹尼尔赶忙接住,生怕他磕着碰着,接完了又下意识四下瞧了瞧,确定没人看他两才放下了心,安安分分地越过身前人的肩膀,凑过去看邕圣祐刷网页。

邕圣祐被一旁毛茸茸的脑袋蹭的有点痒,他刷了刷官推,顿了一下,当着旁边人的面打开了姜丹尼尔的舞台直拍合集。

姜丹尼尔没料到他这个操作,自己看自己的直拍太躁得慌,简直就是公开处刑。他委屈又惨烈地在邕圣祐耳边喊了句“圣祐哥”,情急之下双臂一伸扣住了他的腰,几乎把邕圣祐整个人拉进他的怀里。

邕圣祐被他拽的一个踉跄,却还是自得其乐地看着视频,对耳边姜丹尼尔碎碎的“阿一古我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充耳不闻,不为所动。

直到姜丹尼尔把脸整个埋到他肩弯,他才悠悠闲闲地暂停了画面,伸手捋了捋他耳朵旁边的碎头发,吹了个口哨拖长音调:“我们尼尔长大了啊——”

姜丹尼尔咬牙切齿地抬起头,看到邕圣祐手机屏幕上定格的day by day他的直拍画面时,又毫不犹豫地低下了头,声音听起来惨兮兮的:“哥哥哥、哥,圣祐哥,你饶了我吧……!”

队排到了他们,觉得自己背后扒了只巨型萨摩耶的邕圣祐有些动弹不得,于是抬手拍了拍这只萨摩的脑袋。姜大狗狗刚刚经历心里创伤,耷拉着脑袋誓死不动。于是邕圣祐只好拖着步子带着人型挂件移动到柜台前。

还好God丹尼尔还是要脸的,还没到柜台前就已经把他的长手长脚从他哥身上移下来了,鼻观眼眼观价目表,十分认真地看了十秒发现自己看不懂。

他向邕圣祐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邕圣祐揉了揉被他压的有些麻的肩膀,睁大了眼满脸不可思议,意思是你看我也没用啊我又不是赖冠霖又没有特异功能。

就在他两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柜台后来打工的女孩子小心翼翼地低声说了句韩语:

“那个……请问是邕先生和姜先生吗……?”

她很小心地没有说出他们的全名,但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

他们两对视一眼,冲工作人员微微点了点头,并打手势示意她小声些。

那位工作人员竭力克制住自己的兴奋,压低声音抖着嗓子用不熟的韩语问他们想要喝什么。

营业模式open的姜丹尼尔笑了笑:“麻烦您帮我们各点一杯吧。”

邕圣祐偏过头笑他,笑够了以后回头补充道:“……不好意思,记得加那个软糖,他是为了软糖来的。”

姜丹尼尔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捏了捏他的胳膊。

工作人员以自己从业以来的最快手速迅速做好了两杯饮品,还贴心地用笔在杯子上分别写了两个人的名字,“Ong”和“niel”。

她紧张得不行,递过软糖和饮料,本来就不是很熟练的韩语更加断断续续:“这个、桃子味的,Ong;柚子味,niel、那个……”

好在两个人有足够的耐心,让她不要急慢慢讲。姜丹尼尔还找她借了笔,拉着邕圣祐给她签了名,作为对她的帮助以及没有声张两人身份的感谢。

女孩子快哭了,眼睛湿乎乎地对他们离开的背影不停地念着谢谢和我爱你。

被姜丹尼尔拉着跑的邕圣祐回头给她比了个心。

这下女孩子忍不住了,直接蹲下来哇的一嗓子哭得惊天动地。

他两被这堪比金在奂的惊天哭喊吓得落荒而逃。

 

 

两个人拎着饮料小跑到人少的小路上,站在路灯下大口喘气,抬头一看对方狼狈的样子不由得开始哈哈大笑。

笑够了后瞅瞅四下无人,两个人一屁股坐在路边马路牙子上。

仗着是晚上而身边除了邕圣祐以外什么人都没有,姜丹尼尔把自己和邕圣祐的口罩都扯了下来。夜晚的空气有点凉,他呼吸了几口觉得牙龈有点疼,但他没管这些,而是转头看正在给饮料拍照的邕圣祐。

“圣祐哥,你刚把人小姑娘惹哭了。”

邕圣祐抽空瞥他一眼咧咧嘴,做出一点愧疚的样子。

“尼尔跟我同罪,不是吗?”

反问的语音上翘,带着点愉悦的意味,姜丹尼尔听着莫名觉得心情很好,心甘情愿担下了奇怪的罪名,凑过去看他哥调角度。

邕圣祐借着灯光给两杯饮料拍了张照,po到队群里后便把那杯写了niel的饮料递给身边的人。

姜丹尼尔撕开软糖丢进嘴里,然后咬着吸管打开手机,刚打算去评论点什么,就看到赖冠霖仿佛爆了手速一样在下面评论了一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两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邕圣祐手机又抖了一下,然后开始了剧烈而持续的抖动。他一个没拿稳差点把手机给摔了。等消息提醒终于停了下来后,邕圣祐发现自己被队友们用哈哈哈刷屏了。

这群人大概是在等着上菜,一个比一个闲,除了黄旼炫,几乎每个人都是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为什么说是几乎,因为朴佑镇说了句“伤风败俗”,金在奂说了句“没眼看”。

姜丹尼尔:???

赖冠霖:哈哈哈哈哈哈阿一古,哥啊,谁给你们挑的种类

邕圣祐:???

赖冠霖:圣祐哥可能不知道,中国你的粉丝都喊你柚子的kkkk就是丹尼尔的那杯饮料

赖冠霖:桃子味我就不说了kkkkk

尹智圣:哎呀呀,桃子味的ong和柚子味的niel————

金在奂:啧啧

……

……被坑了!

邕圣祐咬牙切齿,在痛心疾首后大彻大悟,觉得只有黄旼炫是能够信任的亲故。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金在奂因为水土不服跑厕所去了,他的消息是黄旼炫拿他的手机顶着他的号回的。

他愤愤地喝了口饮料,味蕾尝到桃子的甜香味时他突然意识到什么,一瞬间觉得脸有点烧。

姜丹尼尔咬着吸管喝了一口,老神在在地一扭头,笑嘻嘻地捏着手指给邕圣祐比了个心

“圣祐哥,你是甜的哎,我爱你哦。”

碗内部的综艺之神邕圣祐迅速反应过来,展现出自己不甘下风的一面。

“谢谢,我觉得丹尼尔的味道也很甜,是我的one pick哦。”

然后两个人沉默了两秒,同时捂着脸爆发出笑声,差点笑倒在身后的草地上。

“你刚才笑得好傻。”邕圣祐擦了擦眼泪,真心实意地评价道。

“哥才是哈哈哈哈哈哈One pick是什么鬼啦!!哥要在线跳拿呀拿吗哈哈哈哈哈哈!”

结果邕圣祐真的一个翻身坐起来,看架势真准备跳一曲。

姜丹尼尔赶忙跳起来把他一把抱住,喊了句哥我开玩笑的,嘴上说着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便推着人往地铁站走。

邕圣祐回头,借着灯光看清了他红红的耳朵尖。

他应着“好好好”,然后伸手捂住自己同样发红的耳朵。

 

却没有手能把剧烈跳动的心脏给捂住。

 

》》

他们跳上回程的地铁时,川菜馆的队友们早已经涮起了肉,唯一没有刷手机的金在奂觉得今天的餐桌有点寂寞,后知后觉是因为没人跟他抢肉,嚼着肉一点这桌上五颜六色的头,才发现少了两个人。

他赶忙把肉咽下,冲身边坐着的黄旼炫自以为小声地高声道:“丹尼尔和圣祐哥又不见了!”

说完才觉得不对劲,我为什么要说“又”?

黄旼炫瞥他一眼,给他夹了一筷子菜:“吃饭吧你。”

金在奂痛心疾首地皱眉吃了口菜:“我们的队友下落不明你却还有心情在这里吃饭,身为队友我们不应该关心他们的下落吗!”

黄旼炫觉得巨冤,明明是你一直在吃。

金在奂斥责完黄旼炫,转身对正在与锅里的毛肚奋斗的尹智圣道:“智圣哥,不用给他们打个电话吗?”

忙着捞毛肚的尹智圣不在意地摆摆手:“你去打啊。”

金在奂四下看看,发现这群人吃着喝着交谈甚欢,纷纷告诉他没事儿的反正他们两是惯犯。可是两杯酒下肚的金在奂一下提升了思想觉悟,只觉得自己看透了所谓的队友爱,只有自己的爱才是真挚的,他拿起手机拨姜丹尼尔的电话时都被自己感动了。

可是他的感动明显没有被传递过去,在他的几通电话都没有被接起来的情况下,系统的提示音变成了“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不死心地又去打邕圣祐的电话,得到的是同样的结果。

目睹一切的尹智圣提示他:“你该用旼炫的手机打。”

黄旼炫把手机解锁以后,在金在奂直勾勾的注视下拨通了邕圣祐的手机,结果刚响了一声对面就接了,扬声器里清清楚楚地传来姜丹尼尔隔着话筒的一声“旼炫哥?”。

主唱大人耳朵贼尖,扑过去几乎悲怆地大喊:“丹尼尔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队友爱呢!!!”

这气势,这个(因为被火锅的烟熏得)眼中泛泪,不听后一句还以为姜丹尼尔对他始乱终弃了。

这边姜丹尼尔“哎呀”一声,看向拉着扶手站在一边的邕圣祐:“失策了,是在奂打的。”

然后他们的主场用珍贵的嗓子向他们证实了什么是令人自豪的音域,穿透耳膜连名带姓的一声“姜丹尼尔!”传了过来。即使没开扬声器还隔了一个人,邕圣祐也觉得刺耳得慌,更别提贴着手机的姜丹尼尔了。

姜丹尼尔都要被他喊得脑髓地震了,皱眉看到邕圣祐捂着耳朵冲他招了招手,示意他把手机递给他。

秉承着“哥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原则,姜丹尼尔把手机递了过去。拎着饮料拿着手机的邕圣祐没有第三只手拉把手,姜丹尼尔怕他摔着,自然而然地走过去一手拉着把手一手揽着他。

姜丹尼尔听了一会儿身边的人跟金在奂的对话,才后知后觉自己这个动作做的有点太自然了,又后知后觉地悄悄红了脸。

但手还是揽着他的肩,一点放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跟金在奂说了句“马上就回去”便挂了电话的邕圣祐,一转眼就看到脸红红的姜丹尼尔,奇怪道:“尼尔你很热吗?”

姜丹尼尔含糊不清道:“还,还好吧……”

邕圣祐有点担心:“你要是热的话就别扶我了,我到旁边那个车厢找个拉环拉着。”

姜丹尼尔立正站好,红着脸蛋眼神坚定:“不,圣祐哥我一点也不热。”

过了两站以后车上人走了个七七八八,本来拥挤的车厢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姜丹尼尔拉过邕圣祐坐到了位置上。

一旦休息下来,这段时间的舟车劳顿便翻滚而上,姜丹尼尔刚合了合眼,就感觉右边肩膀一沉,转脸一看邕圣祐抱着手脑袋一歪靠着他的肩膀俨然已经睡了过去。

姜丹尼尔立刻清醒了,坐直了身体好让邕圣祐睡得舒服些。

他把邕圣祐的口罩和帽子遮得严实了点,转回脸却看到车厢的玻璃上映出的两个人的身影。

车厢晃晃荡荡,左耳挂着的耳机里邕圣祐正在唱着自己的part,而那个本人坐在他旁边,呼吸尽数洒在他脖子上。

他鬼使神差地拿出手机对着玻璃录下了这么一段几秒的视频,然后做成了一个动图,封面欲盖弥彰地用了家里猫猫的照片。

他把这个动图设置成手机壁纸。

晃晃荡荡的地铁载着他隐秘的心思向下一站开去。

 

》》

 

碗还是有队友爱的。

 

体现在等他们回到川菜馆的时候,其余人没有拎着衣服走人只给他们留下账单,而是给他们重新叫了几盘菜和肉,罚他们唱完歌才让他们入座。

当然期间少不了对他们手上饮料的调笑。

姜丹尼尔哈哈哈哈地笑,邕圣祐四两拨千斤,捉着金在奂以尊敬兄长的名义灌了他几杯酒。

金在奂委屈,他做错了什么呢,他只是个担心队友的饺子而已。

后来吃的七七八八,不知谁提议去Ktv,结果一拍即合,收拾收拾往外走。

姜丹尼尔想把嘴里最后一口肉吃完,便落在了后面。

邕圣祐坐在他身边接到了黄旼炫的消息,说他的外衣落在包间了让他帮忙拿一下。邕圣祐四下一扫,看到了对面位置上挂着的大衣,撑着桌面伸手去够。

结果手指不小心压到了姜丹尼尔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

他低头刚准备说声抱歉,却一下愣住了。

姜丹尼尔的手机屏幕上已经不是他家那几只在釜山的猫,赫然是自己靠着他睡在地铁上的样子,几秒的时间,随着车厢晃荡的镜头定格在了姜丹尼尔侧头亲吻了他的头顶。

他眨了眨眼睛,冲击有点大,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旁边本来在吃肉的姜丹尼尔一转头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慌忙抢过自己的手机背到身后,支支吾吾想要解释,可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解释都解释不了最后的那个亲吻,最终只是不知所措地念了句“圣祐哥”。

邕圣祐摸了摸鼻子,心想明明都是“圣祐哥”,为什么姜丹尼尔念出来跟别人就是不一样,次次都让他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姜丹尼尔要星星他绝不给月亮的那种。

但是……他叹了口气随即笑了。这个人看起来既不要星星也不要月亮。

姜丹尼尔被他又叹气又笑搞得心脏狂跳,拿不准邕圣祐在想什么。

邕圣祐终于开口了,说的话却令他意想不到:“饮料好喝吗?”

他下意识看向那杯已经空空如也的饮料,咬着嘴唇有些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邕圣祐有些可惜地耸耸肩,意有所指地看向他:“我也想尝尝柚子茶的味道啊。”

姜丹尼尔此时迟钝的大脑反应了三秒才接收到邕圣祐暗示的信息。

他睁大眼,急不可耐地站起身扑过去。

这回是光明正大的亲吻。

 

》》

 

“……被骗了,没有柚子茶的味,全是火锅的辣味。”

“??难道哥是真的只想尝尝味不是想要我的亲吻吗?”

“尼尔下回还请我喝饮料吧。”

“圣祐哥你转移话题!”

姜丹尼尔追上拿着大衣出去的邕圣祐。

邕圣祐伸手拍拍他的脸,红着耳朵尖笑了。

 

“我不是说了吗,尼尔一直是我的One pick。”

 

-Fin-

 

小剧场

 

碗的群聊

姜丹尼尔:哥把我睡得肩膀好疼

邕圣祐:?姜丹尼尔你是不是错屏了

其余队友:???????????????????????

邕圣祐:我脖子还疼呢

邕圣祐:我哪儿睡你了

姜丹尼尔:哥在地铁上睡的,你忘了吗,伤心,jpg

其余队友:?!!!地铁?!姜丹尼尔你怎么这么禽兽!

姜丹尼尔:??为什么我是禽兽

——【邕圣祐退出了群聊】——

 

------------------------------------------------------------------------------------------

没话说了,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友情感谢塌塌和美年以及每一位队友的助攻!!!

认真说一句电视剧里那种温馨的一个人靠着一个人睡觉都是不存在的,都是骗子,流泪

用我跟我爹的亲身经历发誓,我两从地铁上下来就唱起了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感谢我爹拉我下科学的坑让我每天活得开心又快乐,感谢陆小朋友每天的发言让我很快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地笑,感谢我亲爱的昨晚终于被丹尼真香了,mua,擦浪嘿哟

Ps:为什么是桃柚味波子汽水,可能后来奶罐给他们推荐了这种波子汽水吧,其实是我想喝波子汽水,我恨。


评论(18)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