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朵废☁️
世界中心姜丹尼尔

【也青】心上人

他从未把那个名字喊出口。

【也青】心上人
·一个小时速打,全程谈恋爱
·个人理解/ooc有
·也←靑,老王属于无意识时期,先开窍的是诸葛狐狸

》》

“老王,你有没有心上人啊。”

说出这话时的诸葛靑正在王也家里吃饭。王也本夹了块肉往嘴里送,听他这话没来由地手指一抖,好好的一块儿红烧肉就这么糟蹋给了桌子。
诸葛青看着王也痛惜的表情觉得有趣:“怎么,王总您家里还缺这块肉啊,有必要这么心疼吗?”
王也挑眼瞥他,扒拉完碗里剩下的几粒米后搁了筷子,半靠在椅背上啧啧出声:“诸葛少爷真是不识人间疾苦。”末了话音一转,又道:“你刚才问什么来着?心上人?”
诸葛青也跟着搁了筷子,左臂跨过椅背松松地搭着,右手虚扣在木桌子上,咧着嘴角露出一声“嗯”。
王也抱着臂思考了起来。
诸葛青看着他这个样子便心下了然,定是没有的——若是有,用不着思考这么久。
风从敞开的窗口吹来,刚吃完午饭,又是春乏秋困的季节,诸葛青盯着王也额前的几缕扎不进辫子里的碎发不由得有了些睡意,揉揉眼睛后扭头看着窗外光明正大走起了神。
这宅子自然不是王家那所大宅,而是王家在北京偏郊区的一所四合院。本来王也他爸甩给他的是一串二环内的房门钥匙,硬是被王也给塞了回去,美目其名曰他这位远道而来的朋友喜欢清静——亏是老头子没见着诸葛青本人,不然肯定知道自家儿子这嘴又跑着火车,诸葛青这一身在红尘里打过滚的味道,怎么着也不会是喜清净的人。
——究竟是谁贪图清净,倒是个所有人心知肚明的问题。
当然这个所有人包括了诸葛青。
几天前诸葛青领着行李跟着王也越走越偏,在这个宅子前停下脚步的时候,他便知道王也这是借了他来这儿玩的由头,出来躲个清净——也不是说有什么烦心事儿或者跟家里不合所以出来散散心,只是王也这人心境便是如此。
这个在诸葛青口中的友人A,对朋友待以真心,对世事无法不管不顾,偶尔还有点热血上头,却还是喜欢在自己的世界里靑樽对月。
对于这个问题他本就是突然起意,自己也是毫无缘由地想起了这个问题。本是想逗逗眼前的王道长,哪儿料到眼前人竟然还思考了起来,诸葛青觉得有趣,心里估摸着老王这是刚入世,还不甚了解这三个字儿是个什么意思。
果不其然,对面坐着的王也蹙着眉抬了头:“你这三字搁这儿也不给个定义?”
诸葛青拿起一根筷子蘸了杯子里的水,开始在桌子上划拉:“老王你看啊,心上人、心上人,心字头上一个人,就是‘怂’。”
狐狸眯了眼:“知道什么意思不?你遇到心尖儿上的那个人时,你会不由自主地怂。”
王也点了点头道:“那就是没有。”
他掰扯道:“除了我师父和我家那两位祖宗,还真没在谁面前怂过。……哦不对,”
王也抬了眼看过去,眼底里坦荡干净。
“我在你这儿也挺怂。”
诸葛青手一抖,幅度比先前王也的还大,捏着的筷子差点掉桌上。
他知王也这不过实话实说,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却还是兀自漏了拍心跳。
一时间那些过往昔日纷至沓来又飞逝而去,罗天大醮碧游村,所有的一切都在远处统统归为一个名字。
他将那个名字从心间滚到喉间,再掺杂着繁杂的心思重新吞下,循环反复。
他从未把那个名字喊出口。
当下他突然悟到,他这怕也是怂的一种,一直以来的各种疑问与看着王也时会出现的不对劲都得到了解释。
诸葛青捂着眼睛,缓缓吐了一口气后止不住开始笑。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王也见他神色不对,探了身过去问他怎么了。
诸葛青擦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自己没事儿。
然后他站起来,叫住本来打算转身收拾餐桌的王也,嘴角上扬。
“王也。”

——我在心里喊你的名字,于是你便成了我的心上人。

—Fin—


——————————————————————————
激情码字
就是想尝试点原来的东西,写得舒服多了!感谢观看!

评论(6)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