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朵废☁️
世界中心姜丹尼尔

【涉英】吃醋的答复(06~07)

#涉英/夏纺

#吃醋的答复

#平行世界架空

#对没错就是honeyworks那首少男心(?)爆棚的曲子(。


01~02  03~04  05


----------------------------------------------------------------------------



06

 

那天放学后英智与涉一起去了弓道部看小皇帝。顶着敬人“你为什么不回学生会处理事务”的目光,英智镇定自若地向涉发起了邀约,邀请涉来家里看杜拉斯的诗选。

涉当然同意了。

英智还没来得及与他商议时间,就被看不下去的敬人扯住领子亲自送回了学生会室。

他坐在学生会室的椅子上,手搭在肚子上微闭眼休息了一下,再睁眼打算打起精神处理事务的时候,英智听到了从身后传来的敲窗户的声音。

这可真有点吓人——要知道他身后的窗户外可没有小阳台。

英智心知是谁,毕竟那个人也曾以同样的方式出现在他的病房过——于是他坐在椅子里转过身去,意料之内地看到日日树涉在外面敲着玻璃。

而意料之外的是,他竟然坐着热气球。

哇哦,真不愧是致力于每日给世人带来惊喜的日日树涉……♪

英智噙着笑意,带着莫名的骄傲推开了窗户。

然而涉却没有进屋,他只是站在热气球里做出邀请的手势:“您的日日树涉在每周末都是空闲的,如果愿意的话,只用一声呼唤,我就会出现在皇帝陛下面前哦。”

英智撑着脸笑了:“难道日日树君刚才不是听到了我的呼唤才出现在这里的……吗?”

“……♫”

他们在窗口闲聊了一会儿,日日树涉担心他的身体不能吹太久的风,于是在简单地道了“明天见”后,便消失在了窗外。

送走涉后,英智从抽屉里拿出日历开始圈圈画画,同时又拿手机翻看天气,最后将时间敲定了在这个周末的星期日。

按天气预报这周日会下雨,这样的话说不定能拿这个借口多留日日树涉呆一晚——第二天还能一起去上学。

一想到能和日日树涉一起去学校,英智的心里就充满了愉悦。

第二天英智起了个早,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将装了邀请函的信封放到了涉的桌子上。

然后他就开始在时间的流淌中盼望着周六的到来。

 

跟日日树涉的约会应该是怎么样的呢?

天祥院英智想象过很多次——那应该是以一个正式的邀约为前提,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进行的。在约定的地方于约定好的时间见面后,按照规划好的行程有条不紊地进行,不会因为过于平淡而显得无聊,毕竟有日日树涉在,一切的无聊都会化为有趣。

——总之,不会是像现在这样,两个人站在便利店门口躲雨,面前是行色匆匆的行人和倾盆的大雨。

作为今天这场约会的开幕式,有点惨不忍睹——至于这场“约会”能不能称之为“约会”,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虽然的确是他为了完成自己的私心而选择了今天——英智看着眼前噼里啪啦落下的雨点心想——但也实在太糟糕了点。本来天气预报的雨应该是在傍晚时下的,没想到早上他们刚见面不久就噼里啪啦地下起了雨,两个人一点防备都没有,还是涉反应比较快,拉着英智躲到了附近的便利店。

“呼呼,除了被奏汰拽进喷水池里以外,好久没有浑身湿成这样了呢。”涉站在他身边拧了拧衣角的水,把湿漉漉的长发在脑后随意盘了起来。

英智看着他头顶的团子,默默伸手戳了戳,然后在涉回头看他的时候收回了手,把刚刚在便利店买的伞递了一把给涉:“抱歉,我以为按天气预报白天不会下雨的。”

他的语气抱歉,而涉却笑着不知从哪儿变出一张纸巾,伸手擦掉英智鬓角的水滴:“不用感到抱歉啊,可能会有些遗憾,本来还想趁着今天带天祥院君去一些你平常不怎么去的地方呢♪”

“说的像约会一样呢,日日树君。”

“哦呀,难道不是约会吗?我的陛下~”

英智没回答,而是拉住他的手,把他手里的纸巾抽出来,手指翻飞几下将它叠成了纸花,然后又重新把它塞回涉的手心里。

涉挑了挑眉:“哇哦——皇帝陛下真是热衷于带给我惊喜♪”

在便利店门口避雨的人不少,而这两个人身材高挑,外貌优秀,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在英智将纸花递给涉的时候,他确定自己听到了周围一些女孩子的倒吸声。

英智看了看外面的雨势后撑起伞,漫不经心似的拉起涉的手,笑道:“雨小了些,我们走回我家去吧,趁着司机没找到我之前——”

“——坐着车回去不觉得太无趣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英智觉得在那一瞬间涉好像握紧了他的手——下一秒他的约会对象便钻进了他的伞下,带着雨的气息闯入了他的私人空间。

入侵者带着理所当然的笑容松开他的手,转而握住英智手里的伞柄。

“那么就由您的小丑护送陛下回去吧~”

英智自然是笑着点了点头,顺手把涉耳边湿了的头发別到耳后去。

两个人留下身后的窃窃私语,打着一把伞步入了雨中。

 

“这样的话就不用买两把伞了呢。”

“……反正皇帝陛下的伞够大不是吗♫”

 

07

 

除去突然淋雨这个事,这个周日过的算十分完美了。

去天祥院家的路上,日日树涉带着英智绕了个远路,去他强推的一家路边小店解决了午饭问题。

英智对其中一道菜赞不绝口,日日树涉眨了眨眼睛表示不愧是皇帝陛下,这道菜是日日树涉的独创,只教给了这家店的老板。

“这么好吃的一道菜却没有名字呢,有点可惜啊。”

“呼呼,因为一直没有好的想法呢,不如陛下赐个名吧。”

“既然是日日树君的请求,”英智说,“那等下回你再带我来的时候,我再给它起名吧。”

“乐意至极……♫”

后来他们两一路慢悠悠地走到了英智家,刚一踏入家门,涉就被英智(几乎算是)强行推进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为了避免日日树君着凉”,英智是这么说的——等涉穿着英智的便服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同样洗好澡、换了身衣服的英智坐在客厅沙发上,手指翻着腿上的书。

察觉到涉的到来,英智抬起了头。看到涉穿着自己的衣服时,他饶有兴趣地笑了笑,调侃般道“很合适呀”,接着便带着涉上楼去了书房。

整个下午,两个人都在书房看书,偶尔交谈两句,在这期间涉还下楼做了份甜点,泡了红茶——英智闻着红茶的清香,由衷地赞叹涉的手艺。

时间溜得很快,英智与涉坐在餐桌前结束了晚餐——出自于日日树大厨之手,学员天祥院的帮助。

天祥院家的顶级食材配上日日树的手艺,不知道是因为心境还是身边人的原因,英智觉得自己吃到了十七年来最好吃的一顿饭。

英智擦了擦嘴角的酱汁,看了看对面墙上的挂钟和窗外的天色。

晚上八点十四分,外面天已经黑了下来,雨势却没有减弱。

“时间不早了,外面还在下雨,”英智站到窗边撩起了窗帘,转头看着涉,“要不然日日树君今晚就留在我家吧?”

英智眨了眨眼:“要知道,我家最缺的就不是空房间。”

日日树涉从桌前站起来走到他身边。

英智的手在身侧慢慢握紧,像是在等待审判一样期待着日日树涉的靠近。

涉站在他身后,像是想要看清窗外一样,伏身向他靠近。

英智在那一瞬间觉得日日树涉一定是看清了他的想法,知晓了他的目的,察觉了他的心思,所以才像这样一次又一次地靠近他,试探他。

那么——

英智心想。

——他应该做出怎样的回应呢。

身为从小接受精英教育的天祥院英智,他知道这个时候最该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用他最得体的笑容去面对日日树涉。

但是……

英智看着涉的脸,突然就不想这么做了。

作为天祥院英智的十七年来,他总是在考虑现在的做法对以后有什么影响,权权相较以取得较大的利益。

然而现在天祥院英智站在日日树涉面前,只想把脑子里所有的考虑思索全部抛去。

他不去想以后,只知道自己现在想跟他牵手,拥抱——

英智看着涉的脸。

——接吻。

心里头的想法翻来覆去,然而放到现实也不过是须臾的事,这时涉的脸已经贴的足够近。

英智的手无意识扯了扯窗帘,自暴自弃地想着谁知道以后、明天、未来会怎样,他天祥院英智今天就要亲到日日树涉。

然而就在他要凑上去的时候,涉突然直起身子,表情颇为遗憾:“看来今晚只好让我的鸽子们独守空房了♪”

“……”英智有些神色复杂地看了看涉,但很快就笑着回应道,“总觉得很抱歉呢。”

“呼呼,是对我还是对我可爱的鸽子呢?”

“对日日树君也是,对鸽子们也是……♪”

“如果天祥院君愿意的话,随时可以去看看他们哦。皇帝陛下去看他们,他们肯定会很高兴的♫”

英智松口气似的笑笑,吩咐佣人去准备间干净的客房,在此期间两人跑到天祥院家的楼顶看台去看了会儿星星——据说可以看到流星,但是两个人只看到繁星满天,并没有看到他们有谁想要落下来。

——不、其实还是有落下来的。

英智看着身边的涉,此时他正站在栏杆上,也不怕掉下去,展开了双手不知要拥抱谁,长发在空中随意地飘着,刘海被迎面的风卷起,露出光洁的额头。

然后这个人转了个身,冲他伸出手——是一个邀请的姿势。

英智伸手与他掌心相触。

——大概全落进这个人的眼里了吧。

 

到了睡觉的时间,英智从衣柜里翻出一套蓝色的睡衣给涉,涉洗漱完毕后换上这套睡衣,柔软的质感使他高喊“amazing♫”。

介于明天还要上学,涉也就没拉着英智进行什么男子高中生夜聊活动——其实更多是怕英智的身体吃不消,毕竟熬夜什么的对皇帝陛下来讲实在太过勉强了♪——于是两个人互道了晚安后便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然而直到英智盖着被子躺在自己床上时,还有些不敢相信今天发生了什么。

他拉着被子缓缓眨了眨眼,封存在脑海里的所见所感纷至沓来,于是他从早上开始回想这个周日。

撑着一把伞走过的长街短巷,不知名小店的食物香味,书房里飘散着的红茶香味。

厨房里格外认真的日日树涉,穿着他的衣服浑身冒着热气的日日树涉,站在看台的栏杆上向他伸出手的日日树涉……

各种各样他没见过的日日树涉。

他从被窝中伸出自己的手盯了好一会儿,又想起了在病房里,蹲坐在窗沿上的日日树涉,对着他肩膀上的鸽子伸出了手。

当时并不是向他伸出的手,这回终于向他伸出了。

“日日树君。”

英智把手背贴向自己的唇侧,闭上眼低声念出了盘踞在他脑海里的人的名字。

“☆是的我是您的日日树涉……♪”

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英智猛一睁眼,看到了站在床边的日日树涉。

他的头发全散了下来,背着光英智看不清他的表情,却听到了他带着笑意的下一句话。

“皇帝陛下这么思念我吗?要知道我们十分钟前才分开哦♪”

英智觉得黑暗中涉应该看不到他的窘迫,他张了张嘴,最后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道:“日日树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涉“嗯哼”一声,自顾自地在变出一朵朵玫瑰铺满了英智床下的地毯。

“我不是说过了吗,无论什么时候,只要皇帝陛下一声呼唤,您的日日树涉就会出现在您身边啊。”

涉阻止了英智想要坐起来的动作,将最后一朵玫瑰递给了他。

“你刚才呼唤我了不是吗?这就是我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涉的手指绕了绕自己垂在面前的头发:“作为忠诚的报酬,难道陛下不请我上床与您共度一宿吗?”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英智捻了捻花瓣,果断向另一侧挪了挪,顺手将玫瑰花插在了床头的花瓶里。

涉从善如流地掀开了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

纵使英智再怎么心思活络,这会儿也摸不透涉到底在想什么了——不如说他现在什么都没法想,喜欢的人就睡在自己身边,盖着同一床被子,连气息都混在一起。

英智吸了吸鼻子翻了个身,不知是从涉身上还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沐浴露的味道充斥在这个房间。

涉的眼睛是闭上的,但英智知道他没睡。英智看着他的侧脸,突然觉得很神奇。

……就像是恋人一样嘛♪

“陛下在笑什么?”

涉睁开眼,同样侧过身子,紫色的眼睛盯着近处不知为何笑起来的英智。

“只是觉得很神奇♪”英智稍稍收敛了一下脸上的笑意,让自己像是不在意一样随口转移了话题,“我在想以后日日树君也会和恋人像这样同床共枕呢,有点想象不到这个画面,感觉很不可思议呢,虽然我知道日日树君很受欢迎——但是应该是不会被别人束缚住的类型吧。”

“♪天祥院君不也一样吗,我可是知道的哦,每个月陛下的情书都会装一个卡车吧☆”

“……。太夸张了,日日树君。”英智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抛出了下一个问题,“那么你现在有中意的对象了吗?”

本来英智认为,凭着日日树涉的套路,他应该插诨打科或者转移话题,总之绝对不会直面这个问题——

然而他错了。

日日树涉笑了——英智觉得应该是那种意味深长的笑,然后他缓缓地说道,有啊。

英智在黑暗中猛地睁大了眼,脑海里快速筛选过与涉交好的人,心脏在胸腔里突然开始躁动。他发现自己无法自欺欺人地把自己划入备选项目——出自没由来地对自己的不自信。天祥院英智对自己没有自信,说出来估计要笑死整个学校的人——可当下事实的确如此,他直接将自己从名单中狠狠剔除,脑海中的这一举动使他冷静了不少。这时他突然惊觉自己出了一头冷汗,但他不敢去擦,怕被身旁看着他的日日树涉发现什么异常。

其实这也不过是两三秒的时间,涉还在看着他,话也还没说完。

英智突然希望刚刚那句话不过是他的幻听。

然而不是。

日日树涉与他躺在同一张床上,在黑暗中对着天祥院英智说道。

“我有在意的人。”


-tbc


沉迷涉英新卡和剧情,我要为涉英随份子!!!

之前没更新都是因为他们太毒了我完全沉浸在各位太太的粮里不可自拔了!!忘记交党费了!!!

写的时候一直在想明明官方都盖章定论了,我为什么还在写他两暧昧不明。

告诉全世界他们结婚了呜呜呜呜。


评论(2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