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朵废☁️
世界中心姜丹尼尔

【涉英】吃醋的答复(03~04)

#涉英/微夏纺

#吃醋的答复

#平行世界架空

#对没错就是honeyworks那首少男心(?)爆棚的曲子(。)

#心疼一下敬人和夏目x


01~02戳这里


----------------------------------------------------------------------------


03

 

时间回到现在,炎热的下午,A班B班一起上着体育课。

楼下AB班开始打起了篮球对抗赛,坐在二楼教室的英智刚刚向敬人轻描淡写地揭露了自己的心思。

“……一见钟情未免也太不像你的作风。”敬人被英智的直球砸的有点恍惚,撑着额头好一会儿才说出这句话。

“敬人吓到了?我倒是觉得很正常啊。”英智托着下巴,向敬人分析着自己,“你看我从小就不是一个乖孩子,但是家族原因我只能循规蹈矩。在我有限且短暂的生命剧本里,像日日树君一样超出剧本的出现是极少的,可能这是上天对我仅有的恩赐?况且日日树君的优秀与他人又那么不一样,所以我对他一见钟情也是很正常的。”

敬人听他夸日日树涉已经听到耳朵长茧了,但听他剖析自身的感情还是第一次,看向他的眼神不由有些复杂。

英智却像是没有注意到敬人的眼神一样,自顾自地讲着。

“说起来敬人你不会觉得不公平吗?有些人生来就如此光芒万丈,而我除了嫉妒,更多的是羡慕与憧憬——连嫉妒都能掩盖的光芒是有多么强大啊。”

“发觉自己是喜欢他的时候,我也有过怀疑,试图给自己找理由到了固执的地步,但所有的固执在我每次见到他的时候都会自动投降。”

英智抬眼看敬人,眼里全是笑意。

“敬人,我也是人啊,是在陷入感情时会自我挣扎的动物,无论我平日里是怎样的,在感情面前都会不由自主的自卑——而我又不允许我自己这样,所以无论结局怎样,坦白面对自己是最好的选择。”

敬人听完英智的话,脑子里还有点糊,要知道他自身长到现在十几年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感情,并且身边常常都是男生,没有什么人向他诉说过。

而第一个向他诉说的竟然是他的发小——先不论他喜欢上的另一位也是个男的这种问题,在他看来天祥院英智会喜欢上一个人简直是、简直是……

敬人觉得头疼。

明明是一起长大的,为什么另一个就突然跑偏了道路,看这架势还回不来了呢?

“……那你想过告白吗?”

“目前来说,没有。”英智答道,“告白这种事应该要等我至少有八成把握的时候才能做吧,我现在和他连朋友都算不上呢。”

敬人还想再说什么,却突然听到楼下守泽千秋一声堪称撕心裂肺的“小心啊啊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见身旁的英智扒着窗框迅速趴下,与此同时一团黑影正面砸向了他的脸。

“咚——!”

眼前一黑的瞬间,敬人内心只有一排排自带加粗字体的“守泽千秋!!!”。

英智再抬起头时,正好看到了敬人被篮球砸中晕倒在地的画面。

他赶忙跑过去确定了一下敬人的状态,发现他只是昏过去了以后松了口气,在短暂的沉默后,果断拿出手机给地上流着鼻血的敬人拍了个十连拍。

听到走廊上的嘈杂的脚步声,英智边挂下喊救护车的电话边扭过头:“千秋君,敬人他没……”

“怎么了?”

而打断他的不是千秋的声音。

日日树涉弯下腰握住他的手腕,打断了他的话。

英智扭过头的瞬间看到的是日思夜想的那张脸,距离太近了,他怀疑涉能将自己所有的细微表情尽收眼底——这太……让人不知所措了,他完全没有迎接涉的准备,衣服皱巴巴的,头发估计也是乱的,脸上还有汗没擦干净……

英智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在医院时,涉凑到他的床边,对他张开双臂,大喊“amazing”的一幕。

“咳,”英智微微咳嗽一声,转过脸去看地上的敬人,“我说敬人他没事……日日树君才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离楼梯口近一些,直接就跑来了,”涉直起身子,走到另一边去观察躺在地上的敬人,“从我那个角度看,我还以为是天祥院君被砸了呢。”

“我比敬人反应快那么一点就躲开了,不过稍微有点对不起敬人……”英智的语气有些抱歉,他伸出手打算把敬人扛到楼下去,刚准备开口请求涉帮忙,就见涉已经伸出了手,直接把躺在地上的敬人抱了起来。

看着涉十分轻松的样子,英智有些惊讶。

“日日树君,你力气这么大啊。”

涉冲他眨了眨眼,吹了个口哨:“您的日日树涉什么都可以做哦,再抱一个天祥院君也是可以的,天祥院君想要试试吗?”

英智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涉见到他这样失了礼仪的笑,不禁扬了扬眉。

而英智却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说道:“就算我想,现在也不是时候吧。你看敬人现在还昏着呢,我身体不好,还请日日树君帮忙把敬人送到楼下吧。”

“哦呀♪那还请多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呢。”涉抱着敬人走到教室门口,突然回头对英智笑了一下,“那么期待与您的下次相遇,希望不是再在医院——不如就约在您想要去的花园如何?”

英智微微睁大了双眼,本想与他说些什么,走廊却传来了一阵喧哗。

“哦?日日树君你已经把莲巳君抱出来了啊,看起来没什么事啊哈哈,万一有什么事,作为罪魁祸首我今晚可睡不着觉了呢!”

“只是今晚睡不着觉吗?……搞不懂你,超~烦人啊。”

“哇!日日树你的力气好大啊!哈哈哈哈怎么能这么轻松地把敬人他抱起来啊!嗯我能在他脸上画个乐谱吗?可以的吧~!”

“哦呀,请不要这么对待病患啊☆”涉把敬人抱高了点,躲过了Leo的笔,以一种奇异的走位迅速穿过了人群消失在了走廊最深处,“莲巳君没什么事——啊,守泽君还请跟我来一下,其余人可以去寻找一下我今天为大家准备的惊喜~”

吵闹声逐渐散去,英智站在教室里,半晌后突然伸手捂住了嘴,猛得蹲下身,耳根开始泛红。

他清清楚楚听到胸膛里心跳如擂鼓,他大口呼吸着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怕自己因心率过快而昏过去。

好一会儿他才冷静下来,脸埋在手掌心里低低地笑出了声。

没想到……仅仅是知道日日树涉记得那次的偶遇,他就能那么开心。

 

“日日树……涉。”

他亲了亲刚刚被涉触碰过的手腕。


“再次相会是什么时候呢?”

 

04

 

英智再见到涉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月后了。

期间因为身体原因,英智又住了一次院,这次有敬人作伴倒是不寂寞了——不过可惜的是这次没有某个魔术师从天而降了。

等英智再回来的时候,比他先出院的敬人已经帮他承担了不少学生会的任务。英智被迫连续几天留在学生会处理还未解决的事物,然而可能是心思不在这里的原因,英智有时候看文件看着看着就走了神,要敬人喊他很多声才能回神。

可是,无论他是借口学生会事务去演剧部,或是有意无意路过涉所在班级的门口,都没有再碰到过涉。

就在他快要沉不住气的时候,在某天的课间,听到了与涉同班的朔间零和低一级的夏目的谈话,本来没什么兴趣的他在听到涉的名字时放满了脚步。与他们擦肩而过的瞬间,英智听到零说,涉最近被请去出演一部舞台剧的一个小配角,所以请了一个月的假。

英智不动声色地向前走,在转角后立刻拿出手机,确定了这部剧首演的时间和地点,却在准备买票的时候遇到了点麻烦——这部剧在很久前就开始宣传了,大制作阵容,开票后没几天入场票就被抢得七七八八了,剩下零星的几张票都是偏偏角角不好的位置。

英智思考了一下,调出通讯录打起了电话。

一个星期后的首演,一个VIP包厢的某集团家公子发现隔壁包厢来的竟然是那位天祥院家的少爷 ,还在怔愣的时候那位少爷已经向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正当他收好脸上的表情打算回以招呼时,那位少爷却已经将注意全部投入即将到来的表演中了。

 

涉出演的是一位小姐的侍从,小姐深爱着邻国的某贵族家的公子,每当二人偷偷相会时,涉便会在稍远的地方帮他们把风。后来经过种种波折——家庭变故、国土沦丧、莫须有的罪名扣在公子的头上。人人变作魑魅魍魉撕下伪善的面具,开始落井下石。彼时小姐已经成了落魄的街头平民,而侍从从未离开过她。

公子要被处以死刑,在行刑的前一晚,小姐坐在桥上看着头顶的天空,问侍从,到底活着是什么呢。

英智看到涉在小姐身后弯下了腰,右手按在心脏的部位,束好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垂落下来。

涉毕恭毕敬地说道:

“所谓现在活着,那就是口渴。”

“是枝丫间射下来耀眼的阳光;”

“是忽然响起的一支旋律;”

“是打喷嚏……”

他顿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小姐的背影,小声念道:“……是与你手牵手。”

说完涉抬起头来,像什么也没说一样重新站好,毫无焦点的目光空空地扫过观众席,最后定格在正中间英智的方向,两三秒后闭上了眼,像是在向上帝祷告。

这两三秒的时间对于英智来讲太过漫长,他始终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但背后却出了冷汗——明明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他缺毫无理由地几乎确信在这两三秒内涉看见了他,并与他对视。

但说是剧本的安排也不无可能——

英智心里翻腾过无数想法,手指无意识地敲着椅子把手,面上却还保持着营业用的笑容直到该剧结束。所有人在台前谢幕时他不急不慢地站了起来,与在场所有观众一起献上掌声。

散场时英智并没有随着人潮一起退场,而是拐了个弯,向工作人员出示了不知从哪儿来的工作证,悠悠闲闲地逛到了后台。

后台的人大多还没换下戏服,英智穿着正装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穿梭,竟然也没什么违和感。

英智一扇一扇门摸过去,终于看到了写着“日日树涉”的那个门。

明明涉只是个小小的配角,剧组却专门为他开了一个化妆间——按英智这一路走来听到的说法,大概是因为涉在台下经常会做一些出乎人预料的举动,平常就算了,化妆时不知多少化妆师被他的“Amazing”吓到手抖,好好的眉画成了一高一低——剧组为此头疼不已,为了减少麻烦,干脆给他单开了一间化妆间。

英智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手敲了敲房门,却没人回应。

英智敲门的手顿在那里,转而按住门把手,边说道“打扰了”边推门而入。

化妆室空无一人,英智看到涉的校服还挂在一旁的衣架上,确定了涉一会儿还会回来,便不急着找人了,他拉开另一只椅子坐下来,好整以暇地观察着这个房间。

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顶小小的皇冠,不知是涉的个人收藏还是剧组的道具。

英智看着这顶皇冠出了神,脑子里全是涉演戏时看向他的那个眼神——空洞到毫无神采,却让人能体会到这个人的眷念且不甘。

想着想着英智忍不住翘了嘴角,然而下一秒他就感觉头顶一重,愕然抬头时他在镜子里看到了站在他身后将皇冠戴在他头上的日日树涉。

涉还穿着戏服,看着镜子里英智的表情,颇为愉悦的样子:“晚上好皇帝陛下☆您在小丑的房间里偷笑什么呢?”

“……”英智快速收拾好自己的表情,扭头对着涉笑了,“难道不应该日日树君先解释一下为什么要称呼我为‘皇帝陛下’吗?”

“刚踏进门我就看到了您这个惊喜的存在,只不过好像您看这顶皇冠入了迷,完全没注意到我的存在,稍微有些挫败感呢。”涉半真半假地眨了眨眼,拉开一旁的椅子坐下,开始给自己卸妆,“见您这么喜欢这顶皇冠,我就给您带上了——皇帝陛下诞生在了我的手下,这么一想还有些激动呢~”

“哦?如果我是皇帝的话,日日树君是什么?为皇帝加冕的大臣?”

“不哦,您的日日树涉只是个想着时刻逗皇帝开心的小丑而已♪”

“所以日日树君刚刚是在逗我开心?”

“答错♪刚刚是今日定额的‘Amazing’~”涉卸好了妆,转头看他。“难道刚才的剧不合您胃口,不足以让您开心吗?”

“是很开心,虽然之前在学校就看过日日树君演的话剧,不过在外面看还是第一次……很震撼。”英智真心实意地称赞了涉,手指摸着桌子的边缘,“涉呢,开心吗?”

“很开心哦,能让您感到开心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嗯哼……明明日日树君的角色并不是个幸福的角色,不是吗?”英智略一思索道,“在桥上你说的那段,是出自于谷川俊太郎的《活着》吧。”

英智闭上了眼,半晌后开口念道。

“活着,所谓现在活着;

是敢哭、是敢怒、是自由

活着,所谓现在活着;

是此刻狗在远处的狂吠;

是现在地球的旋转;

是现在某处生命诞生的啼哭;

是现在士兵在某地负伤;

是现在秋千的摇荡;

是现在时光的流逝。”

“我还蛮喜欢这段的”他重新睁开眼,笑意盈盈地看着对面托着下巴笑着看他的涉。

涉笑得愈发开心,甚至为他鼓了鼓掌。英智微一弯腰,当时对他鼓掌的谢礼。

“不过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英智直起腰靠在椅背上,双手相扣随意地搭在肚子上,“侍从对小姐到底是什么心情呢?习惯性的追随还是爱意?”

涉摸了摸下巴,仰头望着天花板说道:“在我看来,他的习惯性大于他心底对于小姐的爱恋,毕竟是从小守护的人,多年养成的习性让他下意识去在意她,久而久之便会产生‘她是我一个人的’的这种感觉,所以当小姐被公子抢去时他会痛苦难受,碍于身份他也不会阻止……但我觉得这不见得是爱情♪”

“嗯……”英智抿着唇,歪了歪头,“那对日日树君来讲,什么是爱情呢?”

涉盯着英智好一会儿,然后站起了身。

化妆室里的灯光有些昏暗,日日树涉站在这一片昏暗的光中张开了双臂。

他像在舞台上那样将右手贴于心脏的位置,毕恭毕敬地弯下了腰。

“爱情并不存在——男女之间有的只是激情,在爱情中寻找安逸是绝对不合适的,甚至是可怜的。”

英智坐在椅子上,看着涉头顶的发旋,缓缓道:“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涉抬起了头,看到英智双手交叠着坐于椅子上,头顶的皇冠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光。

仿佛是真正的皇帝降临,带着始终如一的微笑听着臣子的建议。

这位皇帝陛下认真地直视他,念完了接下来的句子。

“——而我的梦想,就是与你白头而死。”

语气太过认真,情感过于真实,涉有一瞬间的晃神,直起身子不知该说些什么。

英智此时已经换上了与平时毫无差别的笑容,若有所思地开口道:“唔,日日树君也喜欢杜拉斯?”

“没错☆”涉很快反应过来,像是为了掩盖自己的失态一般快速地说着,“写出如此具有感染力句子的女士,想必没有人不会喜欢吧,只不过有一些译本我还是没有找到,有一些可惜。”

“如果日日树君愿意的话,可以来我家看哦♪”

“哇哦,那可真是我的荣幸呢,皇帝陛下☆”

“噗,涉还真是喜欢这个称呼呢,”英智摘下头顶的皇冠,站起身来,将椅背上的校服拿过来递给涉,“刚才随意闯入了你的化妆间,实在对不起,不过我今天来,是来找日日树君完成我们的约定的。”

涉接过校服,不动声色地在脑海中回忆了一圈自己到底与皇帝陛下做过什么约定。

英智模仿着涉的语气说道:“‘期待与您的下次相遇,希望不是再在医院——不如就约在您想要去的花园如何?’”

“真狡猾呢日日树君,难道是忘了吗?”英智半真半假地埋怨道。

涉沉默了半晌。

“……呼呼呼♪真有趣呢,天祥院君”涉不知从哪儿变出一颗糖果,塞到了英智手里后大喊了声“amazing”,接着向英智伸出了手——是一个邀请的姿态。

“还请皇帝陛下赐给小丑一晚上的时间,让我带领您去体验未知的事物吧♪”

英智笑着将手递给了他。

“乐意至极♪”

 

所谓现在活着,

是鸟儿展翅,是海涛汹涌;

是蜗牛爬行,是人在相爱;

 

——是你的手温

 


---------------------------------------------------------------------------

·最后一段也是出自谷川俊太郎的《活着》,觉得大概是英智最喜欢的一段(。)

·对不起让他们互相说了一整章的情诗xxx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