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朵废☁️
世界中心姜丹尼尔

【涉英】吃醋的答复

#涉英/微夏纺

#吃醋的答复

#平行世界架空

#对没错就是honeyworks那首少男心(?)爆棚的曲子(。)

#自我理解有/心疼一下敬人和夏目x

 

----------------------------------------------------------------------------


“日日树君。”

“稍微有点话想跟你说呢,今天放学后大概四点十分左右,能在那边的音乐教室等我一下吗?”

 

00

 

“致日日树君,”

 

天祥院英智在纸上写下这几个字,手撑着下巴正沉思着下文该怎么写,就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由远及近,而其中恰好有那个他所熟悉并在意的声音。

“…说真的,那个人总是这样我也很难办啊,总是冲我笑却什么也不说,这能解决什么问题?”

“呼呼♪还有这种可爱的孩子呢,难道夏目君不会觉得十分amazing☆吗~”

“恶趣味吗,涉哥哥。 ”

英智眼不斜视地看着面前的纸张,在两个人从自己身边走过的瞬间转过了头,正好看到日日树涉的侧脸,他与身边的逆先夏目说话时眉眼间都含着着清爽的笑意。

英智还没来得及在内心发出赞叹,就与涉突然掉转的目光对上了。

“早安,日日树君。”英智歪了歪头,笑着向涉说道。

“哦呀,早安♪我是你的日日树涉♬”涉眨了眨眼,抓住继续往前走的夏目的领子,按着窗台道,“可以请你帮忙喊下青叶君吗?我家可爱的夏目好像是想他了,想见得不得了呢~”

“涉哥哥,我可没这么说吧!”被抓住领子的夏目挣扎着想拽涉的胳膊,瞪着眼十分不满的样子。

倒是英智已经笑着点了点头,走到后排青叶纺的位置,说了几句什么,两个人便一齐向走廊这边看来,纺看到窗口的夏目后露出了点无奈的笑容,对英智说了句谢谢便向外走去。

英智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微偏过头看着门那边。

纺与夏目不知说了什么,在摸了摸夏目的头后被夏目毫不留情地拽过胳膊“啊呜”一口咬了下去。

……看着真疼。

英智的视线转向不远处趴在走廊栏杆上的涉。

从这个角度,他只能看到涉的背影,不过这也足够了。

那个人难得的安静,却还是闲不下来,逗着胳膊上不知什么时候飞来的一只鸽子——啊,也许是变出来的?

过了一会儿后他突然哼起了歌,右手向旁边伸出,五指张开。

“Three Two One……♪”

日日树涉以歌剧般的喟叹唱出这三个音节,在尾音落下之时,突然向后连退几步,同时转过身——英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三秒前还背对着自己的人此时正拿着一支玫瑰对准自己,好看的脸上盛满了愉悦。

“Amazing~☆抓住了怀有好奇心的坏小孩,不过这正是孩子的天性啊,可以哟可以哟,日日树涉是属于全世界的,当然也是属于您的!下回光明正大地来看魔术师的表演也是被允许的哦~♪当然、如果您愿意,还可以加入我们的话题讨论~”

英智在一秒的怔愣后很快回神,笑着接过还带着露水的玫瑰,看似随意地把它插在了一旁自己的一个废弃杯子里:“谢谢你的玫瑰,日日树君♪看来今天会是个好日子呢。啊不过,加入话题就不用了,日日树君也不想打扰纺和那孩子吧——所以才来找我说话。”

“嗯哼,到底是像您说的那样、亦或者我只是单纯地对您有兴趣呢——要猜猜看吗,这是小丑的谜语。”

“那我肯定是猜后者了,所以正确答案呢?”英智一笑。

涉伸手在英智面前一握,那支本在瓶中的玫瑰又出现在了他的手上。玫瑰早已被原主剃掉了刺,于是涉直接将玫瑰插入英智校服的口袋中。

“这就是答案,我亲爱的观众,您可还喜欢?”

英智张了张嘴。

“铃——”

上课的铃声在此时打响了,涉有些惋惜:“看来今天是听不到您的回答了呢,还请让我保持着这份期待,下回再告诉我问题的答案吧。”

涉转过头:“夏目君——该回……”

“日日树君,”英智突然开口打断他,在涉重新看向他时撑着脸笑了,“我是喜欢的。”

精通于给世人带来惊喜的魔术师先生愣了一下,然而眼前的人已经缓慢地从桌上拿起笔转了起来,提醒他道:“纺已经回班了,日日树君也该和逆先君回各自的班级了吧。”

夏目把纺推进班里后小跑着过来,拽了拽涉的袖子:“涉哥哥?”

“……呼呼♪”涉在怔愣后大喊了一声amazing,脸上是遮不住的愉悦笑容,要不是顾忌着不远处待机状态仿佛立刻就要开口训话的门章臣老师,估计会将玫瑰花洒满一个走廊。

 

——日日树君,我是喜欢的。

 

这到底说的是伟大的魔术师,还是魔术师为偶遇的观众带来的小小魔术呢?

答案不得而知,但是日日树涉知道了一个并没有提出过的问题的答案,于是他撑着窗台探过身去,过长的头发有些垂到了英智的肩上。英智并没有躲开,反而抬头看向他,与他对视。

涉盯着他的眼睛,哼着小调后说出了那个答案。

“天祥院君,你真是个有趣的人呢~☆”

 

等日日树涉与逆先夏目走后,A班才总算是安静下来。

英智托着下巴,将胸口的玫瑰抽出来,放在鼻子下轻嗅了一下。

玫瑰带着些露水,十分鲜艳,有着蓬勃的生命力。

真好啊,这种鲜活的生命力,可惜跟他这种病弱的身体不是很相配呢,英智想。

他将玫瑰重新插回瓶子里——但并没有插进那个废弃了的瓶子,而是插进了他日常喝水用的杯子里。

英智一边听着讲台上门老师讲的课,一边想着回家时顺路去买一个漂亮的玻璃杯,再去问问这种玫瑰怎样才能长时间保存……

英智低下头,又看见了桌面上刚写了个开头的信。

 

——“致日日树君,”

 

英智笑了一下。

 

唔,接下来该怎么写呢♫

 

01

 

天祥院英智喜欢日日树涉。

到现在为止这还是个秘密,英智还没有将它告诉过任何人。

虽然它是个秘密,英智也并没有去表白,但是英智并没有想过要隐瞒自己这个心思——至少在自家发小面前没有想隐瞒过,或者说他是专门不隐瞒的也可以。

所以当莲巳敬人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你该不会对隔壁班的日日树涉……”时,英智一脸“哇你终于懂了”的表情看着他,眨了眨眼后颇为愉悦地答道“是呀”。

敬人觉得自己又被自家发小套路了。

彼时他们正在A班的教室里,明明是上课的时间,教室里却除了他们没有别人,其余人都在操场上上体育课。

A班与B班今天一起上体育课,但项目却不一样,两个班分别霸占了操场的两端,看起来像是要打群架,颇为有趣。

可这种天气上体育课对英智来讲与自杀没什么两样,佐贺美阵也很懂地省了他上下楼的时间,直接让他在教室呆着,于是他连踏出教室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与B班一起上体育课这种机会太少了,虽然英智向敬人保证了他不会乱跑,但介于英智前科累累并且他每日挂在嘴边的“日日树君”就在B班,于是完成定额任务后,敬人便向佐贺美阵请示了一下回到了班级。

敬人推开门的时候,发现英智找了个位置坐在可以看到操场的窗户边。此时他正趴在朝外的窗户框上,完全没有平时端庄的模样与架子。

听到推门声,英智头也没回,伸手在一旁挥了挥:“敬人,你来了啊。”

“……”

敬人本想问你这副懒洋洋的模样是不是跟同部门的朔间凛月学的,后来只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走到他旁边搬了把椅子坐下。

敬人顺着英智的目光看过去,扫过自己的班级,然后视线落在了稍远一些的B班。

敬人看着那个披着长发大笑着为周围人献上魔术的人,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身旁的英智——不用问他都知道英智绝对在看那个日日树涉。

“敬人想说什么?”英智虽然看得很专注,却还是能察觉到敬人的视线,于是开口问道。

敬人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吞吞吐吐半天终于还是问出了自己心里猜想已久的可能,并且得到了挚友相当愉悦的肯定。

……心情相当好的样子。

敬人叹了口气,又看了眼远处蹲在草丛边和树荫下的朔间零交流的日日树涉,艰难道:“你是怎么、呃……就是、为什……”

英智笑着看了眼欲言又止的敬人:“敬人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他吗?”

“……大概是吧。”

英智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半晌没动,就在敬人以为英智不会回答他的问题了的时候,英智突然动了动自己被压得有些麻的胳膊,有些烦恼地皱起了眉:“唔……日日树君的所有我都很喜欢啊……眼睛也好脸蛋也好都很符合我的喜好——喜欢的点太多了,我刚才想了想,没办法跟敬人你在这么短时间内说完。”

“总之——”

英智吸了一口气,眉间舒展开,笑着屈指敲敲桌子。

“我大概是一见钟情?”

 

02

 

英智遇到涉大概是在高一的时候。

当时他还在医院住院,刚刚被来探望的敬人从医院后花园给揪回病房。

在被敬人前前后后训斥了有两个小时后,敬人终于放过了他,起身出门去找医生询问一下他的病情顺便给自己买点水喝。

英智百般无聊地坐在病床上,看着窗户外面不远处的自己的学校。部门活动差不多也结束了,学生们都背着包有说有笑地从校门走出。

这是英智每天最高兴的时间。

他专注地盯着那些穿着学校制服的学生们,突然有一只鸽子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咕咕”叫着在他窗边蹦来蹦去的。

不知是哪儿来的鸽子——英智这么想着,伸手试探着想要摸摸这只鸽子。

这只鸽子一点也不怕人,拿脑袋蹭了蹭英智的手指,接着轻车驾熟地扑棱着翅膀跳到了他肩上。

反而是英智被这个小家伙的举动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扭过头看它,怕把它吓跑了。

英智摸摸它:“你是从哪儿来的啊?”

鸽子咕咕的哼了两声,像是被摸得很舒服,把小脑袋歪了歪瞅着英智。

穿着病号服的人被它的样子逗得不行,摸着它的脑袋寻思着去哪儿给它找点粮食吃。

“哦呀,原来你在这里,真是坏孩子呀☆”

英智蓦地抬头,一个人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窗外,这实在是不可思议——要知道他的窗外并不是小阳台,而英智肯定这个人不是从房门进来的。

这个人将一头长发在脑后扎成了高马尾,剩下来的几缕头发被灵巧地编成了麻花辫垂在耳侧。

他笑着向英智伸出手:“时间到了,该走了哦。”

这个时候太阳快要落山,余晖从窗外洒进来,把坐在窗沿上的人的四周都勾上了金边——这样华丽的出场,加之好听的声音和好看到过分的脸,英智有那么一瞬间以为是天使终于找到了他,要将他带走,远离这个世界。

英智下意识伸出手。

而比他更快的是他肩上的那只鸽子,在他反应过来之时它已经轻巧地落在了对面人的手臂上。

原来话不是对他说的,手也不是对他伸出的。

英智本伸出的手转而端起了一旁放着的茶杯,选择不去在意心里细微的失落,颇为有趣地看着坐在窗上的人逗弄着鸽子:“这是您的鸽子?很有趣,与普通鸽子完全不一样呢。”

“您说笑了,在我眼里,您比它可有趣的多呢。”对面的人一抬胳膊,鸽子便扑楞着翅膀踩到他头上去了,可他一点也不恼,反而笑眯了眼,颇为愉悦地吹起了口哨,“您的身体好像不是很好的样子,如果吓到您了十分抱歉,还请宽恕我如此粗鲁的拜访。”

“没关系哦,”英智回答道,“天天呆在这里真是很无聊,您的到来对我来讲,与其说是惊吓,不如说是一种惊喜呢。”

“哦?那您现在感到高兴吗?”

“当然♪不瞒您说,每天的这个时候都是我最高兴的时候♫”

英智补充说:“每当这时候就能看到我在梦之咲的同学的身影——不瞒你说,刚刚我的青梅竹马才来看望过我,因为我乱跑到花园去了,还被他训了一顿呢,没好好闻闻那些花的香味真是可惜啊。”

“嗯哼——♪”

听了这话,那人站起身来——英智以为他要走了,掀开被子准备下床跟他说再见。

然而他一只脚还没踏到地上,就被一阵香气包围了——一瞬间他以为自己重新回到了医院的那个后花园。他慢慢抬起头,近在咫尺的是那人放大的脸,紫色的眼睛剔透的好看,好看到让英智有些迷茫——识人看人这项功夫他自小便学,然而他却看不懂这个人。

那个人张开了双臂,一瞬间英智以为他会拥抱他。

然而下一秒,他却被彩带与鲜花所包围。

“Amazing!”他大喊着,“今天的这一刻也是我最开心的一刻!哈哈真想不到,每日都为他人带来惊喜的我,今天却能收到这样的惊喜♫”

“可以哦我可以实现您的愿望,这些花是我为您献上的赞歌☆”

他哼着歌踏着愉悦的步子返回窗边。

他伸开双臂站在窗口,歪头向英智眨了下眼,一堆纸折的小星星便自上而下全洒在英智怀里。

“明明是开心的时候不是吗,那就还请不要露出这么寂寞的表情。漂亮的脸就该用来微笑啊。”

“笑吧笑吧,为世界献上赞歌吧!如果再感觉寂寞,请看看这些微不足道的礼物吧,将它们当成我这个小丑逗您开怀吧♪”

他一撑窗台,向外跳出去的一瞬间再一次向英智伸出了手。

“身体好了以后就来上学吧,我在学校恭候您的到来。请记住,我是世界的日日树涉,也是您的日日树涉♪”

英智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穿的是梦之咲的校服。

然后日日树涉就像突然来时那样,带着他乖巧的鸽子突然消失了,留下一床的鲜花、彩带与纸星星——

还有在一堆惊喜中的英智。

英智低头戳了戳掌心里的星星,眼前又出现了那个大喊着“amazing”、有着剔透眼睛的人。

他戳着星星忍不住笑了出来。

 

突然出现的鸽子,突然出现的彩带,突然出现的鲜花。

突然出现的日日树涉。

 

敬人再回到病房时看到房间里的情景被吓了一跳。英智坐在一堆鲜花与彩带间,脸埋在手里,整个人都在发抖。

敬人以为他哪里不舒服,赶忙冲过去,却发现英智是在笑。

“没事儿,我没事儿的,敬人,哈哈哈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咳……”英智向他挥挥手,却还是止不住自己的笑意,笑的有些过,便开始咳嗽。

敬人坐到他床边拍拍他的后背,英智缓过气后向他道了谢,在敬人的训斥声中慢慢躺倒在床上。

“我真的是懒得说你了,你看看你这周围都是些什么,你从哪儿弄来的?英智,你别折腾自己的身体了行吗……英智?你在听我说话吗?”

“敬人,”英智将挡着自己眼睛的胳膊移开,隔着手指缝看着天花板,“我想再活久一点。”

“……”

敬人扭过脸去不看他:“那你就好好听医生话啊。”

“噗,知道了,敬人还是这么爱操心,”英智瞥了眼敬人的背影,撅起了嘴,补充道,“你是我母亲吗。”

“……你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英智笑着翻了个身,看了看窗户外马上要落下去的太阳,然后闭上了眼。

 

再活得久一点。

然后去见他吧。

 

—tbc

评论(8)

热度(134)